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清风文学 >> 团宠她姐不掺和 >> 番外·古代篇2

眉目如画, 姿容似雪,风神俊秀,妖般魅颜, 莲华容姿。

谁道世间无谪仙?

沈清让无法形容自己看到这张脸的感觉。

就好像心中一群白鸽飞过,阳光普照大地,一头小鹿在死命的撞着她的心门,

那一刻, 世间万物的声音都变得美妙动听, 沈清让好像明白了什么叫一见钟情。

这是阁主?

据说毁了容的阁主?

沈清让半天没有反应。

周围人都反应过来了。嘈杂声, 议论声不断。

而被沈清让压住的阁主面容是淡淡的浅笑, 客气又疏离的说道:“郡主可否起身?在下的手臂好像压断了, 可否容在下起来检查一下。”

这声音配上这容貌, 绝了,沈清让好像完全沉浸在其中,还骑在人家身上一动不动,整个人都看呆了。

“青璇, 你怎么在这里?”旁边的二皇子萧云峰回过神来, 赶紧拉起沈清让。他们算是有从小一起长大的情谊,比起旁人更加熟悉一些。

沈清让这才回过神来,但是一双眼睛还是止不住的瞅着阁主。

阁主无视周围人惊艳的目光, 姿态从容的站起身, 一条手臂无力的垂着。

站在一旁惊魂未定的林卿儿见到此景, 赶紧着急的上前扶着阁主,担忧道:“阁主, 你的手臂, 你别动……”

“不劳烦林姑娘, 大家没有受伤吧。”阁主态度温和的问道, 结果一转头就愣住了,“郡主,你这……”

林卿儿和萧云峰看过去也傻了。

沈清让正偷瞄呢,结果见众人都看着她,就感觉鼻子下面痒痒的,用手一抹,血红一片。

她竟然流鼻血了。沈清让脸上噌的一下就热了起来。

“郡主……郡主,你怎么样了?”小桃因为太过担心,就从空洞的地方自己跳了下来,摔了一个跟头,赶紧来到沈清让面前。

“啊!郡主,你流鼻血了!”

劳烦你大喊一声,让所有人都知道了。沈清让欲哭无泪,都不敢看阁主和男女主的表情了。

“劳烦林姑娘给郡主看看,应该是撞到鼻子了。”阁主没有追究沈清让怎么从上面掉下来的,而是直接请林卿儿给沈清让看伤。

这话一说,沈清让顿时感觉被冰敷了似的舒爽,太善解人意了,竟然帮她找了一个借口。

但是林卿儿曾经被沈清让羞辱过,所以有点害怕沈清让,犹豫了一下,才上前躬身行礼,想要给沈清让查看伤情。

可是沈清让哪里愿意,她受没受伤自己还不清楚吗?别待会一诊断说她是气血上涌太过激动导致,那她真的是可以不要这张脸了。

捂住鼻子,感觉丢脸死了,立马对着阁主说道:“不用……不用……”说完,转身就跑,什么剧情不剧情的,她也不想管了。

而这样反常的青璇郡主,倒是把众人搞蒙了。

回到王府,沈清让就让管家给雅阁送去银两,屋顶维修费和阁主的医药费。

而此时在雅阁的顶楼,阁主拿着刚刚送来的银票面露冷色。

他身后站着两个黑衣人。

“如果不是青璇郡主突然出现搅局,明天二皇子跟林姑娘关系匪浅的消息就会传出去,这下好了,二皇子也没有带走林姑娘,其他人关注的重点也转移了,还害的众人都看见了主人的长相,这个青璇郡主真是扫把星。”

“就是,见到主人长相的人越多,就越是对我们的任务不利,她倒好,还有脸流鼻血,果然如同传闻一样好色。”

“咳咳……”同伴赶紧提醒身边的人,这话说出来可能主人不爱听。

阁主看着放在桌面上的面具道:“她倒是命硬的很。”

“可不是嘛……魏国那边派来的杀手想要伪装成晋国的人杀了她,让她兄长愤怒之下跟晋国来个鱼死网破,他们好借机谋取利益,结果那种毒药都毒不死她,真的是命大。”

沈清让身处的周国和正北王在北境对抗的晋国一直是冲突不断的两个大国,虽然冲突不断,但是大规模的战役却很少发生。

而在夹缝中生存,两边都要讨好的魏国也是野心勃勃,所以会时不时出来挑事儿,想要两个大国两败俱伤。

他们最先盯上的就是沈清让,作为正北王唯一的亲人,如果被敌国杀死,那一定会引起正北王的震怒。

结果没有想到沈清让在必死的情况下,还活了过来。看来皇族为了保住沈清让的命,真的是什么灵丹妙药的血本都肯下。

“虽然调查的结果没有宣传出去,但是魏国派来的密谈已经被皇上连根拔起,参与的势力为了保存势力,短时间内是无法再来暗杀这个青璇郡主了。”

阁主听到这里,淡淡一笑,笑容在烛光下仍旧显得温柔美好。

“那我们就帮魏国一把。”

手下听得一愣。

“那……晋国和周国不是就打起来了吗?对我们好像也不利吧。”他们主子不是为替晋国办事,特意来周国京城当细作的吗?

阁主转头看过去,冰冷漆黑的眼眸没有任何感情,不怒而威的气势压得人喘不过来气,手下立马噤声。

另一个手下开口道:“对对对,一定要杀了她,竟然敢压断我们主人的手臂,就凭这一条,也不能放过她。”

“我不希望青璇郡主看见明天的太阳,去吧。”阁主淡淡说道。

两个手下立马就去安排。

他们下属的杀手很多,各个都是高手,这一次他们派去的是号称“一剑封喉,神影无踪”的杀手。也算是让青璇郡主死的毫无痛苦了。

当夜,沈清让躺在床上发呆,她的鼻血早就止住了,但是心情却平静不下来。

那张脸老是在她眼前晃荡,

她好像犯了花痴一样,甚至已经开始考虑追求阁主的可能性了,毕竟他们一个炮灰,一个NPC,完全可以毫无障碍的谈恋爱嘛。而且之前看员工守则的时候,里面提到过他们是可以选择一个世界生活直到自然死亡的。

如果她能追求到这么好看的公子,还要啥穿越奇遇啊,就在这里过得了。

啊呀想的太远了!她竟然只因为一面就能想象未来的夫妻生活简直就是太白痴了。

沈清让想想笑笑,再自我谴责一下,但是对于从来没有恋爱过或者说从来没有当一个健康的正常的人类生活过的沈清让而言,想象都是激动而美好的。

活着真好,可以勇往直前追求一切想要追求的美好。

沈清让感觉自己真幸运,开心的恨不得在床上打滚。

突然一阵风吹过,沈清让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感觉房间一黑。随即脖子一凉,剧痛袭来,那种呼吸不上来的感觉让她一下子想起自己前世死亡的瞬间。

再一睁眼,已经是系统内部的空白房间了。

沈清让:【????】

系统:【第一次死亡记录完成,宿主还要继续挑战吗?在大结局前你可以持续挑战,也可以选择直接退出,一旦选择退出,评分就会定下。】

沈清让:【等等,我怎么就死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系统给沈清让放了死亡回放,有黑衣人突然闯入她的房间,直接给她抹了脖子。

沈清让看得背脊发凉,满脑袋问号。这是为什么啊?她什么都没有做啊!

上次死的就不明不白了,怎么今天又死啊。

沈清让:【系统,我抗议,你给我弄的是什么角色啊,这样老是莫名其妙的死,那我的评分肯定不行啊!】

系统:【抗议无效,请宿主选择是否继续。】

这……这简直就是无良老板压榨实习生嘛。

算你狠。

沈清让当然不会放弃了,这个世界这么有意思,有武功还有让她一见难忘的美男子,她还是身份尊贵的郡主大人。虽然危险,但是她又不会真的死,只是那一瞬间有点疼而已,所以沈清让毫不犹豫选择了重生。

一道亮光闪过,沈清让醒了过来,感觉脖子非常疼,一阵尖叫过后,王府又鸡飞狗跳了。

众人被吓得不轻,他们的郡主又遭遇行刺了,但是郡主的运气也是真的好,竟然只是割破了喉咙那一点表皮,皮外伤而已,王府大夫诊断的时候,手都抖了起来。

小桃哭成泪人,非要跟以前一样贴身伺候沈清让。

之前沈清让就是不习惯,所以才把屋内伺候的人都遣散了。

不过也幸好沈清让这么做,小桃才逃过了一劫。因为管家已经发现负责守卫沈清让院落的几个侍卫已经被人暗杀。都是一剑封喉的快剑。

管家刘叔是跟老正北王打过仗的老人物了,他知道这次暗杀郡主的肯定不是普通人,郡主能逃过一劫简直就是匪夷所思的事情。现在能做的就是连夜加派人手守护沈清让。

看着几乎要沾满自己里屋外间的护卫,沈清让感觉好像被几十双眼睛盯着,这还让人怎么睡觉啊。

“刘叔,刘叔,要不然都退到院子去,这……这让我怎么休息啊。”沈清让看着这个架势无语道。

“郡主,这也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万一他们一计不成,再派杀手来呢!不仅是今天,以后会一直这样,不论在府里还是府外,您身边的侍从不能少于三十人,等到老奴帮你找到元凶,确定了安全,再按照你的喜好来,不能让你大哥担心,对不对。”刘叔跟哄小孩子一样安抚道。

见刘叔一副不容商量的语气,沈清让怂了,毕竟虽然她是这个王府的掌权人,其实真正管理王府的是刘叔,刘叔是父亲和兄长都极为重用的人,所以沈清让也是信任他的,他和小桃都是王府中她可以相信的人。

但是……这也太让人头秃了。

于是沈清让就开始了一边养着脖颈儿的伤,一边被三十个人盯着的悲惨人生。

第二天,沈清让被刺杀又活下来的消息就传出去了。

皇帝在朝堂上大发雷霆之怒,毕竟是正北王唯一的亲人,人家在边境保家卫国,自己的亲人却屡次遭遇刺杀,这简直就是在打周朝的脸。

也是为了安抚在北境的正北王,皇帝不仅派了大内高手去帮忙守着沈清让,还让大理寺追查凶手,皇城军都被训斥了半死,只能加大对京城可疑人士的调查。

这一闹腾又是让普通老百姓不得安稳,众人就又给青璇郡主头上记了一笔。前前后后折腾了十多天,终于在一处人迹罕至的小溪边发现了早就死在草丛中的杀手,那杀手手中握着的剑跟那日杀死王府中侍卫的剑痕吻合。但是人已经灭口了,身上也没有任何身份证明,不可能再查出幕后真凶。此事也只能到此为止。

虽然刘叔仍旧表示不满,但是沈清让已经无法忍受被几十个人盯着的生活了。

在沈清让的抗议下,刘叔只能提出一个意见。

要让聂政来当她的贴身护卫,随时随地保护她。

“聂政?”沈清让听到这个名字愣了一下。

“对啊,郡主把他带回来已经这么久了,他的职位本来就是皇上赐予你的贴身侍卫,拿着俸禄的,是时候该让他发挥一点作用了。”刘叔无所谓道:“郡主放心,老奴已经考较过了,他的身手,我们府中侍卫无人能及,有他在你身边,就算碰到上次的杀手,他也能护你周全。”

沈清让嘴角抽了一下,“刘叔,你开玩笑吧,把他待在我身边,他都恨不得一剑杀了我。”

“他怎么敢?保护你是他的职务。”刘叔道:“而且王爷对他可是有知遇之恩的。”

沈清让无奈,正北王只是为聂政做了举荐而已,让他寒门出身也能快速晋升当上统领少将,只不过刚刚崭露头角被皇上赏识,就被沈清让截胡要过来当贴身侍卫,外界传闻成了她的男宠。名誉前程全部被毁,他一定是每天做梦都想要杀了沈清让的。

不过其实除了知遇之恩不算,聂政就算是恨透了沈清让也不敢出手,除非要想要株连家人,还有他死去兄弟们的家人也是靠着正北王府接济的。要不然早就动手了。

面对这样纠葛的人,沈清让不觉得他会尽心尽力的保护她。

不过这倒是提醒了沈清让一点,还是尽快跟聂政还有她那个郡马爷缓和一下关系吧,毕竟这两个人未来都是要跟着男女主混的。如果自己想要活的久一点,绝对定律就是不得罪主角团免得被当反派刷,也不要过分的亲近主角团,免得被当炮灰牺牲。

斟酌再三沈清让就答应了。

等到聂政黑着脸来到沈清让面前的时候,沈清让这才把记忆中的人物对上号。

刀削斧砍的脸型,硬朗的五官,冰冷杀气的眼眸,不苟言笑的表情,还有高大挺拔的身躯,充满霸气的男人味。不愧是未来驰骋沙场,顶替正北王存在的男人。

沈清让被那寒气十足的眼神盯得背脊发凉,赶紧喝茶掩饰,等着刘叔训话。

刘叔不愧是刘叔,威逼利诱的说的聂政脸色更加黑了,但也更加忌惮了,因为他明白如果沈清让出了事,那因为他而连累的人就更多。

虽然卑鄙,但是有用。

聂政咬着牙,不带正眼看沈清让的,低头行礼。“属下知道。”

这还是他得知自己的手下全部战死之后第一次跟沈清让说话。

沈清让微微一笑道:“那日后就麻烦聂侍卫了。”

聂政面容冷峻,没有再说第二句。

原本以为被这样的一个人跟着很麻烦,但是他却安静的像一个影子默默的跟在沈清让的身后,渐渐的沈清让就习惯了。

沈清让有什么好吃的好喝的好玩的,分享给小桃的同时,每次都给聂政一份,但是他总是看都不看一眼,把小桃气得够呛。“你这人……郡主待你这么好,你怎么一点都不懂得感恩啊?”

聂政只会冷哼一声,不屑一顾,在他看来,这种行为恐怕跟侮辱没有两样。

沈清让倒是无所谓,也不是想要用这样的方式讨好聂政,她知道有些事情需要慢慢来,等剧情,等机会,只是她有点不习惯自己一个人吃喝玩乐的时候,跟在自己身边的人只能看着,所以才会分享。

不过有一个人,她倒是真诚的在送东西。

下人过来汇报,“郡主,东西已经送到。对方给了回礼,这是单子。”

沈清让立马来了精神,“见到阁主了吗?”

下人摇头道:“是阁主手下收的。并未见到阁主,只听说伤势逐渐康复。”

沈清让拿过单子一看,合乎礼节的回礼,就是一点都不想接受她好意的意思了。

自己名声在外,对方这样的反应也是理所应当。

“郡主,你就这么喜欢这位阁主吗?打从你自雅阁回来,几乎每天差人送东西,对方也没个表示,实在不识抬举。就拿你送的药膏来说,那可是进贡的御用品,你就只有那么一盒就给他了。每份礼物都这么上心,再看看他的,简直没心。”

“我送礼物用我的心,不求别人同样回报,再说了本来就是我害他受伤的,送药膏不是很正常吗?”沈清让心虚道。

“郡主,你若是真的喜欢,跟皇上说一声就好了。”小桃不解道。

此话一出,一直站在角落的聂政脚下突然传来咔嚓一声。

沈清让看过去的时候就见他脚下的地板砖都碎裂了。

沈清让不用看也知道他现在是什么表情了,嘴角抽了抽。“阁主不一样……”

这话一出,好像周围更加冷了。

不过沈清让也没有管他,脖子上的疤痕已经转淡,带着项链就可以遮掩住,可以出去浪了,于是沈清让就兴致勃勃的去雅阁了,她迫不及待的想要再见阁主一面。

结果正好在门口遇到了熟悉的队伍,是太子的。

太子也来了,那刚好。

太子跟阁主关系不错,自己跟太子关系不错,如果有一个中间人,就不会尴尬啦。

沈清让赶紧让人给太子汇报,很快就有人出来迎接沈清让三人。

雅阁白天仍旧热闹,到处激情昂扬的年轻人,但是他们一注意到沈清让来了,就开始交头接耳,窃窃私语。似乎在议论着她最近的种种行径。

虽然这一次沈清让不可能用强权来追求心仪的对象,但是她的种种示好行为已经传开。

京城里面的人已经坐等看青璇郡主抢雅阁阁主入府的新闻了。对于郡马爷和聂政就更加同情了。

这些天来到雅阁的贵客们,有些是视阁主为知己的,旁敲侧击的询问是否需要帮助。

毕竟如果沈清让直接找到皇上那边,皇上一下旨,就会成为定局。

阁主都淡淡回应都是谣传。

可是今天,沈清让又来了,以前来雅阁都是带着郡马爷,现在都自己兴致勃勃的过来,可不就是因为看见了阁主的真容吗?

众人表示唾弃,感觉又一个有才之士火焰要被掐灭了。

来到雅间。

沈清让第一眼就看到了阁主。他的手臂还吊着。

只可惜他此时带着面具,对沈清让的冲击力就没有这么大了。

房间传来咳嗽声,试图在提醒什么。

沈清让回过神来,赶紧对尊贵的太子殿下行礼问好。

阁主这才按照规矩给沈清让行礼。

太子殿下一直认沈清让为自己的妹妹,所以对她很是纵容,见她一来就盯着人家阁主不放,猜测果然是如同外界传闻的样子。有些无奈道:“青璇这次定然不是为我而来的吧。”

“太子哥哥,我这不是前不久把阁主给压受伤了吗?所以担心病人,前来探望。”沈清让一边说着,一边关心道:“不知道阁主伤势如何?”

“多谢郡主大人关心,在下只需将养一段时间即可,倒是郡主您……”阁主欲言又止。

太子就道:“你的伤怎么样?”示意沈清让的脖颈儿。

沈清让拉着自己的项链,大大咧咧道:“早就好了,只不过会留疤。”

“你这丫头,会留疤还这么无所谓,回头我跟母后要最好的祛疤膏给你用,肯定不能让你留疤。”太子宠着说道。

“还是太子哥哥对我好,对了,你们刚刚在聊什么呢?我是不是打扰你们了?”沈清让凑热闹道。

太子笑了笑道:“哦,是关于二弟和林姑娘的事情,最近闹得有点大,所以我跟知羽仔细询问一下林姑娘的背景。”

哦,果然男女主的绯闻已经满天飞了,唉?等等……

沈清让突然道:“知羽?”

太子一愣,笑道:“哦,你还不知道阁主的姓名吗?”

沈清让呆呆的转头看向阁主。

阁主拱手行礼,“是在下疏忽,在下姓楼,名知羽。”

楼知羽!

喜欢团宠她姐不掺和请大家收藏:(www.qinfengwx.net)团宠她姐不掺和清风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团宠她姐不掺和最新章节 - 团宠她姐不掺和全文阅读 - 团宠她姐不掺和txt下载 - 云非邪的全部小说 - 团宠她姐不掺和 清风文学

猜你喜欢: 夜少的二婚新妻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女总裁他命不久矣顶级暖婚:战少的神秘丑妻总裁他又在飙戏了蚀骨情深:前夫,求勿扰包子造人计划(网王)向左看,向右转军嫂重生记为你着魔霸气君少狂宠名门贵妻总裁老公,宠宠宠!黑驴蹄子专卖店前妻,请签字把惊悚游戏玩成修罗场[无限]舌尖上的心跳BOSS级打脸专业户[快穿]帝少爆宠:娇妻霸上瘾重生之名流商女千金归来时光已情深逃婚奏鸣曲六零奋斗俏军妻穿越七零:神医娇妻有点甜请开始你的表演火暴总裁娇柔妻
完本推荐: 神仙微信群全文阅读老公宠妻太甜蜜全文阅读凤门嫡女全文阅读快穿:我只想种田全文阅读惹上妖孽冷殿下全文阅读混沌冥神全文阅读都市枭雄系统全文阅读惊世毒妃:轻狂大小姐全文阅读修仙归来的神农全文阅读大唐好相公全文阅读神道丹尊全文阅读七夜宠婚:神秘老公欺上身全文阅读限量豪宠:邪少诱捕小逃妻全文阅读进化之眼全文阅读地府朋友圈全文阅读女总裁的贴身保安全文阅读重生之2006全文阅读九炼归仙全文阅读都市之时间主宰全文阅读无限进化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一刀倾情武映三千道重生都市之我是仙王九转星辰诀旺夫系统带我发家致富万道龙皇强化医生武破九荒末世神魔录成神风暴大唐逍遥驸马爷我的1982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天才神医混都市无限先知重生之都市仙尊道界天下绝世邪神亘古大帝文明之万界领主剑仙在此极限伏天秘战无声日月风华专职加戏的我(快穿)黑雾之下本仙在此禁区之狐大唐:开局我和长乐的熊孩子炮轰长安城穿到九零之璀璨星路

团宠她姐不掺和最新章节手机版 - 团宠她姐不掺和全文阅读手机版 - 团宠她姐不掺和txt下载手机版 - 云非邪的全部小说 - 团宠她姐不掺和 清风文学移动版 - 清风文学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