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清风文学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 第573章 572嫁吗

第573章 572嫁吗

真香啊!

端木绯目光灼灼地看着小內侍给她斟满了酒杯,被这诱人的“莲花白”勾得口涎分泌。

端木绯试探地抿了一口,清甜可口,甜中还带着微不可见的酸,以及一股独特的果香。

真好喝!

端木绯满足地眯起了一双大眼,唇角抿出一对可爱的梨涡。

杯中之物那种甜甜酸酸的口感让端木绯喜欢极了。

她喝了一口,又一口,没几口杯子就见底了,低声赞了一句:“如其名!”

就在一旁侍候着的一个小內侍听到她赞叹声,连忙凑了过去,小声道:“四姑娘,小的给姑娘再添点。”

那小內侍仿佛怕她拒绝似的,一下子就把她的空杯子给添满了。

端木绯美滋滋地又喝了起来,越喝越觉得这“莲花白”好喝。

那小內侍见她的杯子又空了大半,连忙再次给她添满了,端木绯不知不觉中就喝了三四杯。

端木纭尝着这“莲花白”没酒味,心想许是什么果子露,起初也没在意,等她发现端木绯的脸颊渐渐红了起来,就隐约意识到不对劲了,连忙一把抓住了她的袖子。

“蓁蓁!”

端木绯傻乎乎地看向了端木纭,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就像是小奶猫似的湿漉漉的。

就算不问內侍,端木纭也确信了一点,这贡品“莲花白”不是什么果子露,而是一种酒水。

端木纭柔声对着端木绯道:“蓁蓁,我看你好像有些醉了,我们出去吹吹风吧。”

啊?!端木绯缓缓地眨了眨眼。

她醉了吗?!

她直觉地抬手去摸自己有些热热的脸颊,却忘了她手里还拿着一个瓷杯,瓷杯从她手里滑落,幸好端木纭反应极快,手一抓,就抓住了端木绯滑落的那个杯子。

端木绯对着端木纭微微一笑,乖巧地合掌赞道:“姐姐真厉害!”

那小內侍看到这一幕也吓了一跳,嘴巴张张合合,有些忐忑。端木四姑娘这才喝了三杯半而已,他……他……他真的没打算灌醉四姑娘啊!

小內侍正迟疑着是不是该解释几句,就见端木纭已经把端木绯扶了起来,“蓁蓁,我们走吧。”

端木绯很是听话,几乎是一个口令,一个动作,除了她的反应有些迟缓外,也没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妹妹应该也只是微醺。端木纭暗暗松了一口气,拉着端木绯一起离席,去了正厅外。

外面的天色已经完全黑了,正是月上柳梢头的时候,夜空中皎洁的明月好似一个银色的圆盘般高悬着,繁星环绕四周。

端木纭拉着端木绯走到了庭院的东北角,角落里种了几棵桂树,树下摆着一张石桌与几把石凳。

“蓁蓁,我们坐一会儿吹吹风。”端木纭半扶半搀地拉着端木绯坐下。

夜晚的天气凉爽舒适,清凉的夜风习习拂来,拂在端木绯热乎乎的脸上,让她觉得十分舒适。

她抬头看着夜空中的那轮圆月,双眼满足地眯了起来。

“姐姐,今天月色真好。”端木绯笑得甜甜糯糯。

端木纭看着妹妹,总觉得妹妹此刻不太对劲,这时,后方传来一个耳熟的男音:“蓁蓁。”

封炎大步流星地走了过来,清冷的月光柔柔地洒在他身上,他的凤眸熠熠生辉。

端木纭一看封炎就知道是跟着妹妹出来的,嘴角翘了翘,笑吟吟地对着封炎说道:“阿炎,你在这里陪蓁蓁吹会儿风吧,她刚才喝了好几杯‘莲花白’,似乎有三分醉,我去给她讨杯醒酒茶。”

端木纭言下之意当然是留他在这里陪着端木绯。封炎闻言眼睛登时更亮了,用近乎恭敬的语气说道:“劳烦姐姐了。”

端木纭笑了笑,就起身离开了。

“姐姐慢走。”端木绯乖巧地挥了挥手。

封炎在端木绯的身旁坐下了,双眼始终盯着端木绯那微酡的小脸,抬手在她脸上碰了碰,她的脸颊软软的,如凝脂般……果然有些烫。

蓁蓁果然是有些醉了。

封炎从腰侧的荷包里掏出一个油纸包,展开油纸包,露出其中的几颗糖,那种桂花独有的香甜味立刻飘散出来。

封炎问道:“蓁蓁,你要吃蜂蜜桂花糖吗?蜂蜜可以解酒。”

“好。”端木绯点头应了一声,然后张开小嘴,黑白分明的大眼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封炎怔了怔,才迟钝地意识到端木绯这是让他喂她。

砰砰!

封炎的心跳加快了两拍,从油纸上拈起一颗蜂蜜桂花糖小心翼翼地送入端木绯的口中。

端木绯满足地含着糖,“甜!”

她红扑扑的小脸上,笑容更深,更甜。

封炎看着她脸颊上如红霞般的红晕,耳根微微发烫,目光灼灼地看着她。

皎洁的月光下,端木绯的肌肤白皙得如上等的无暇美玉般细腻,闪着一层淡淡的光晕。

五官精致,乌黑的眼眸仿佛上方的漫天星辰,熠熠生辉,可爱得不得了。

当她眨巴着大眼睛时,那浓密纤长的睫毛如扇子般上下扇动着,飞舞着。

小巧的樱唇如粉嫩的花瓣,丰润娇嫩,唇角弯起,满足地微微抿动着。

封炎一不小心就看呆了……

端木绯见封炎一直盯着自己,以为他也想吃,立刻就投桃报李,也拈起一颗蜂蜜桂花糖送到了他唇畔,甜糯地说道:“吃!”

封炎乖乖地张开了嘴,心里觉得自家蓁蓁喝醉了可真可爱。

封炎眸子一亮,突然福至心灵,想明白了什么,从袖袋里掏出了一方帕子,给端木绯擦了擦额头因为酒热而逼出的香汗,然后一脸期待地看着她。

果然,下一瞬,端木绯就从腰间摸出了一方帕子,也体贴地给他擦了擦额角根本就不存在的汗滴。

封炎唇角翘得更高了,看着她专心地给他擦汗。

她的小手纤细白嫩,指甲修剪得整整齐齐,干干净净,小巧透明的指甲呈现娇嫩的粉红色,如柔软的芙蓉花瓣般。

封炎满足地抿唇笑。

晚风习习,她身上的熏香味与“莲花白”的清香混合在一起,淡淡的香味随风拂在封炎脸上,萦绕在鼻尖。

封炎唇角翘得更高,笑容更深,俊美的脸庞在今日皎洁的月光下柔和了不少。

端木绯还以为他喜欢这蜂蜜桂花糖,收回了帕子,笑眯眯地把脸凑过来,在距离封炎的面庞不到半尺的地方停下,说道:“甜吧?”

她的声音软糯清脆,听得封炎心尖一颤,又酥又软又麻,他的心跳漏了两拍,耳根烧得厉害。

好一会儿,封炎才清清嗓子,一字一顿地说道:“嗯,甜。”

他的蓁蓁真的好甜!

封炎静静地看着端木绯,眸子里如寒星般明亮夺目,又似是燃着两簇火苗般。

端木绯忽然觉得自己的脸颊好像更烫了,从脸颊一直烫到了耳根、脖颈。可是,封炎不是说蜂蜜可以解酒吗?……不对,是蜂蜜本来就可以解酒。

端木绯又拈了一颗蜂蜜桂花糖塞入口中,封炎一脸期待地看着她,看得端木绯莫名其妙,还以为自己有什么不对。

她抬手正想摸摸自己的脸,眼角的余光瞟见一道熟悉的身影步履匆匆地朝清涟堂的正厅走去,眸色微凝。

封炎看端木绯神色有异,也顺着端木绯的视线看去,正好看到文永聚的背影消失在门口处。

端木绯想也不想地拉着封炎的手腕一起站起身来,乌黑的大眼似是发着光,瞳孔更亮了,流光四溢。

静了一息后,端木绯才慢悠悠地说道:“我们回去吧。”

封炎看着端木绯握在他手腕上的右手,嘴巴笑得几乎快合不拢嘴了。

蓁蓁这个微醺的样子真是太可爱了,和平日里不太一样,比如,她的动作总是比言语要快一拍。

“嗯,我们,回去吧。”

端木绯拉着封炎回了席宴上,各自回了自己的座位,端木纭对着端木绯招了招手,“蓁蓁,喝点醒酒茶。”

端木绯一边喝着醒酒茶,一边悄悄地望着皇帝的方向。

文永聚正躬身站在皇帝跟前作揖禀报,此刻厅堂里正好一曲罢,只有那觥筹交错声与说笑声此起彼伏。

“皇上,宣国公重病,似乎……是不太好了,宣国公府方才来人了,求皇上赐太医。”

文永聚的声音不轻不重,但是听到“宣国公”三个字,就有不少人下意识地敛气屏息,朝皇帝和文永聚的方向看了过去。

越来越多的人都放下了手里的杯子,几乎席宴上的所有人都朝御座方向望去,厅堂里霎时静了下来。

皇帝的唇角几不可见地勾了勾,却做出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关切地问道:“怎么会这样?宣国公一向康健,怎么会突然重病?”

文永聚也是面色凝重,又道:“皇上,奴才不知。不过,奴才倒是听闻今天二皇子妃去宣国公府看望了宣国公……现在二皇子妃还留在国公府侍疾呢。”

这厅堂中的不少人都暗暗地面面相觑,面色各异。

宣国公虽然近年来都没怎么参与过朝堂政事,但是楚家是四大世家之一,百余年来在士林声望颇重,说是大盛的一块基石也不为过。要是宣国公这时候有什么三长两短,这宣国公府怕是后继无人啊!

不过……

也有些人的神色变得很是微妙,面露几分若有所思。

这二皇子妃不是和二皇子一起被圈禁了吗?怎么今天会突然去宣国公府,然后这么巧宣国公就病了,莫非是……

即便文永聚没有回头,也能感觉到这正厅里的气氛渐渐地变得有些古怪。

文永聚心中暗暗得意:这么重要的事,皇帝选择把交托给自己而不是岑隐,很显然,如今皇帝更信任自己。自己还是有机会的!

皇帝的右手在御座的扶手上摩挲了一下,赞道:“二皇子妃如此孝顺,就让她在国公府好好为宣国公侍疾。”

皇帝似乎是完全忘了二皇子妃被圈禁的事,其他人自然也识趣地没提这事。

文永聚很配合地恭维道:“皇上仁慈。”

皇帝表面上看着神情担忧,心里却是畅快的。

自他登基以后,这十八年来,他对楚家一向宽和,没想到这老东西竟然是个迂腐的,这崇明帝死了这么久了,人死如灯灭,说不定早就投胎转世了,这老东西还对他念念不忘!

皇帝的眼睛里明明暗暗,深邃如海,脑海中飞快地闪过那日在早朝上的一幕幕,如同掀起一片狂风怒浪,心中有恨,有怨,有怒。

他恨耿海竟然还偷偷留下了那两道密旨,明明在镇北王府覆灭后,耿海来与自己复命时说密旨已经烧了的,他也恨宣国公不识相……

皇帝深吸几口气,渐渐地平静了下来,不露声色地吩咐道:“文永聚,你去传朕旨意,让黄院使亲自去宣国公府看看。”

“是,皇上。”文永聚赶紧应命去了,嘴角微翘。

文永聚走了,皇帝的心情大好,只觉得这些天的郁结散了大半,连精神也好了不少。

皇帝饮了半杯“莲花白”,转头看向了身旁的皇后,随口问道:“皇后,你们下午除了赏菊,还玩什么了?”

皇后也在想宣国公重病与二皇子妃的事,怔了怔,才回过神来,得体地含笑道:“皇上,也就是画菊游湖扎灯笼而已。”

“画菊?”皇帝抬了抬眉,露出几分兴致来,“这些画可还在,呈上来给朕瞧瞧。”

皇帝要赏画,今天画了画的公子姑娘们便连忙唤人去取画,今日他们的画若是能得了皇帝的夸赞,那也是一种体面。

不一会儿,这正厅中央就摆上几张大案,那些画都整整齐齐地铺在了案上。

皇帝携皇后兴致勃勃地下去赏画。

今日受邀的宾客们都是出身显贵,差不多是个个擅长琴棋书画,会在今日这种场合借着作画露头角的人,自然是其中的佼佼者,每一幅菊图都是技艺精湛,各具特色。

皇帝不时点评几句,皇后却有几分心不在焉。

皇后本来是想着趁着皇帝现在心情不错,向皇帝提一提为自家侄儿赐婚,但想到下午时端木纭拒绝得那么果断,又犹豫了。

“皇后……”皇帝本来想问问皇后觉得那幅好,但是转头时却发现皇后似乎有些欲言又止,就问道,“皇后,可是有什么事?”皇帝眯了眯眼,幽深的眸中露出几分打量与审视。

皇后心里咯噔一下,这两年,皇帝真是越来越多疑了,一点不对就会引来皇帝的怀疑。

皇后飞快地瞥了不远处的端木纭一眼,心里纠结了一下,最后还是化为了一声淡淡的叹息。

她指着手边的一幅菊蝶画,话锋一转,说道:“皇上,这张画是臣妾的侄女画的,皇上觉得这幅画如何?”

这是一幅工笔的《秋菊飞蝶图》,正是下午谢六姑娘谢向菱画的。

画中有红、黄、白、紫四色折枝菊花,布局精妙,花叶疏密有致,色彩秀雅,菊丛的周围,两只彩蝶上下翻飞,似是闻花香而至,又似乎在彼此追逐。

皇帝看着这幅画,面露赞赏之色,赞道:“不错。画工精细,清隽典雅,别有神韵。”

下方的谢向菱闻言唇角翘了起来,连身子也挺得更直了,欠了欠身,“臣女谢皇上夸赞。”

说完,她朝就坐在两丈来外的端木绯看去,面带一分炫耀,两分得意,三分挑衅。

然而,端木绯正垂眸喝一杯桂花茶,根本看也没看谢向菱一眼。

谢向菱面色一僵,撇开了视线。

皇后眸光一闪,笑吟吟地接口道:“皇上,臣妾厚颜替侄女向皇上讨个赏。”

皇帝以为皇后是想给自己的侄女讨赏,是以方才才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就笑了,道:“皇后,你这侄女在画道上颇有几分灵气,那朕就赏她一块小印吧。”

一个小內侍就立刻去取了一方鸡血石小印,恭恭敬敬地呈给了谢向菱。

“谢皇上赏赐。”谢向菱连忙谢恩,比下午得了皇后的那支朝阳五凤挂珠钗还要高兴。

下午时,她也不是没听到有人酸溜溜地说,翰林院的程翰林是冲着皇后的面子才点了她为魁首,现在她从皇帝这里得了赏,这魁首便再无人可以质疑。

还是姑母想得周到!

想着,谢向菱心情飞扬,忍不住又朝端木绯那边瞥了一眼,心里更得意了。

端木绯根本没注意到谢向菱,她正拈起一颗金丝蜜枣往嘴里送,却不想除了谢向菱,连皇帝也惦记着她,目光朝她看了过去。

“端木家的小丫头,你一向擅画,今天没画,不如现在当场画一幅吧。”皇帝笑道。

端木绯动作一僵,那颗才凑到唇畔的蜜枣放了下去,她不想画,但是皇帝在这种场合要求她画,她又不能像祖父端木宪那般折了手臂。

端木纭皱了皱眉,想着妹妹还有几分醉意,从桌面下扯了扯她的袖子,端木绯给了姐姐一个安抚的笑,意思是,她没事。

跟着,端木绯就乖乖地站起身来,应下了:“皇上,那臣女就献丑了。”

內侍们见端木绯要亲手作画,连忙去准备,不仅是专门抬了一张紫檀木雕菊纹的大案,而且笔墨纸砚和一应画具都是选了最好的送来。

端木绯在家就爱花鸟狐马,对于画个菊,一向是信手拈来,当她拿起笔时,就思如泉涌,随意地泼墨成菊。

说句实话,她起初是带着一种敷衍与不耐烦的情绪,不过真画起来,那点小情绪就被抛诸脑后。

以笔尖沾墨,墨水自笔尖甩出,挥洒在宣纸上。

以泼墨为菊枝和菊叶,再以绯色画下菊花的缕缕花瓣。

这才不到两盏茶功夫,她的一幅《泼墨菊花图》就画好了。

她画得太快,快得不少人都没反应过来,这好像他们才浅啜了几口水酒,她就画完了?!

这怕是胡乱画的吧!谢向菱不屑地撇了撇唇,想起下午曾听其他闺秀说起端木绯九岁时的一幅泼墨画名动京城,令人叹为观止,现在看来果然是言过于实。

两个內侍仔仔细细地把端木绯的画捧到了御座上的皇帝跟前。

端木绯的这幅画作看着与谢向菱那幅精致典雅的《秋菊飞蝶图》迥然不同。

以浓墨娴熟地勾勒出菊叶、菊枝的骨架,浓厚如阴云,笔触粗犷豪放,恢弘大气,在浓墨之间以绯色细细描绘起一朵怒放的粉菊,恍若一道晨曦拨开层层叠叠的阴云,让这幅画一下子变得明亮起来,使得看者觉得心头豁然开朗。

相比端木绯的这幅画,谢向菱的那幅就显得有些小家子气。

“妙!”皇帝不由展颜,目光灼灼,大力抚掌道,“画得好!”他又示意內侍把画拿近些,让他细细赏。

对于皇帝而言,这幅画恰恰符合他现在的心境,越看越觉得值得细细品味。

皇帝龙颜大悦,对她这幅画是赏了又赏,赞了又赞。

下头的封炎死死地瞪着皇帝,心里很是不乐意:看够了没?!这可是他们蓁蓁画的画,快点看完了,赶紧还!

饶是封炎目光灼热得快把那张画纸瞪得烧了起来,皇帝还是毫无所觉。

下方席面上的宾客们也都在讨论端木绯的画,虽然他们根本还没看到那幅画,却一个个都赞不绝口,几乎把它夸奖得人间哪得几回见:

“端木四姑娘果然画技不凡!”

“是啊,端木四姑娘九岁在凝露会上画的那幅泼墨图,我也是亲眼见过的,如今这幅肯定是更上一层楼啊!”

“这首辅家的姑娘果然是才艺卓绝啊!”

“那是,端木四姑娘不仅画画得好,那琴、书、棋都是精湛绝伦,除了当年的楚家大姑娘,怕是再无人能与其相提并论!”

“……”

听众人都在夸奖端木绯,早就把自己忘得一干二净,谢向菱的整张脸色都阴下来,面沉如水,她的双手在桌面下狠狠地攥着手里的帕子。

若非这是皇家的宴席,她已经甩袖走人了!

谢向菱狠狠地瞪着端木绯。端木绯一定是故意的吧,故意选在这个时候作画,就是为了和自己过不去,就是为了要抢走自己的风头!

谢向菱气得牙痒痒,手里的帕子攥得更紧了,手背的线条绷紧得仿佛拉紧的弓弦般,心中恨恨。

明明她才是魁首,明明下午的时候,她的风头无人能及,现在却全被端木绯破坏了!

这时,皇帝再次抚掌赞了一句,又道:“来,拿下去给众爱卿同赏此画!”

两个捧画的内侍唯唯应诺,把这幅画小心翼翼地捧下去给众人赏鉴。

“端木家小丫头,”皇帝笑着对端木绯道,“你祖父总在朕跟前夸你,没白夸。你要朕赏你些什么?”

皇帝要赏,端木绯自是不跟皇帝客气,落落大方地说道:“皇上随便赏臣女一点文房四宝就是。”

态度不卑不亢,又带着几分小女儿的俏皮,逗得皇帝哈哈大笑。

皇帝自然不会寒酸得只赏文房四宝,还又加添了鸡血石与一方玉佩。

当內侍们用着好几个木托盘把皇帝的赏赐捧来时,谢向菱的眼神阴沉得快要滴出墨来。

她毕竟年岁小,没有办法完全隐藏自己的情绪,那外露的阴鸷立刻就被周边的几个闺秀感觉到了。

有的姑娘悄悄地拉了拉友人的袖子,以手指不动声色地指了指谢向菱,交换着彼此心知肚明的眼神。

这位谢六姑娘不会是对端木四姑娘心怀不满吧?

这……这也太不知死活了吧!

那些姑娘默默地挪了挪位置,打算以后避这位谢六姑娘远一点。

谢向菱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却是毫无所觉,她对着身旁的一个青衣小內侍招了招手,那个小內侍就凑了过来听命。

“你去把端木四姑娘请来,我有话与她说。”谢向菱理所当然地吩咐道。

“……”青衣小內侍用一种仿佛在看疯子的眼神看着谢向菱,只是抿唇笑,没理会。

谢向菱想要斥他,可是大庭广众下,又不好发作,打算找机会定要与皇后姑母好好告一状。

周围的几个姑娘又悄悄地挪了挪,坐得更远了。

周围又响起了一阵悠扬的丝竹声,一溜着一色月白纱裙的舞姬甩着水袖鱼贯而入,步履轻盈。

众人的注意力就都转移到了厅堂正中的歌舞上。

一曲接着一曲。

一舞接着一舞。

这一晚,一直到了快两更天的时候,中秋宴才散席。

恭送帝后离开后,众宾客也纷纷地散了,各自回了宫室歇息。

这个时候,周围都静悄悄的,只剩下上方的圆月繁星照亮下方的园子。

“端木大姑娘,四姑娘,这边走。”

前面有一个小內侍提着灯笼走在前面给姐妹俩领路。

姐妹俩的手里也都提着一盏灯笼,正是岑隐送的琉璃兔子灯,此刻兔子灯被点燃了,那燃烧的烛火把这淡蓝色的琉璃映得流光四溢,比起白天阳光下更显得璀璨夺目。

端木纭一向聪慧机敏,因此也没问楚老太爷的事,只是与端木绯随意地闲聊:“蓁蓁,你下午不在的时候,我和涵星、丹桂、云华她们一起都做了灯笼玩,我还特意给你做了一盏,灯笼我放在宫室里了。”

“灯笼我还留了最后一步,就等着你回来画灯笼。”

端木绯晃了晃手里的琉璃兔子灯,笑眯眯地说道:“嗯,我最擅长画灯笼了,不过画什么好呢?”

端木绯歪着脑袋思索着,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在了手里的这盏好看得不得了的琉璃兔子灯上,思绪一不小心就跑偏了,想起了今天早上她和端木纭说了一半的那番对话。

端木绯忽然停下了脚步,端木纭疑惑地看向她,“蓁蓁?”

领路的小內侍听到后面的动静,也转过头来,想看看怎么回事,却听端木绯一本正经的对他说道:“小梁子,我和姐姐要说悄悄话,你避开点。”

“是,四姑娘。”那个小內侍受宠若惊地拱了拱手,喜上眉梢,暗道:四姑娘居然记住了他的名字,自己的运道来了!

小内侍提着灯笼快步往前走了好几丈。

端木纭看着端木绯的侧脸慢慢地眨了眨眼。

这里距离宫室也就约莫一盏茶功夫的路了,就算是妹妹有什么悄悄话与她说,也完全可以等回了宫室再说。

妹妹喝醉的时候言行果然与平时不太一样……嗯,好可爱。

端木纭唇角微翘,看着端木绯的神情温煦柔和,下一瞬,就见端木绯转头朝她看来,一本正经地问道:“姐姐,你想嫁给岑公子吗?”

端木绯看着端木纭笑得眉眼弯弯,眼睛亮晶晶的,明亮如宝石。

喜欢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请大家收藏:(www.qinfengwx.net)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清风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最新章节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全文阅读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txt下载 - 天泠的全部小说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清风文学

猜你喜欢: 六宫凤华毒步天下:特工神医小兽妃掌欢清朝穿越记邪王追妻:毒医世子妃一曲清歌赋吉时医到卿本贤妻妻手遮天:全能灵师随喜神医毒妃,妖孽王爷欠调教绝世神偷:废柴七小姐十全食美皇兄在上大帝姬邪王通缉令:傻妃,哪里逃盛世嫡妃炮灰攻略天医凤九东陵帝凰海月明珠凤回巢穿越之一路逍遥凤鸾九霄长女复难为我家爹娘超凶的
完本推荐: 西游之问道长生全文阅读七界武神全文阅读权路通途全文阅读综艺娱乐之王全文阅读我的男友是地藏王全文阅读这个大神开外挂全文阅读绯闻前妻:总裁离婚请签字全文阅读不良之谁与争锋全文阅读崇祯聊天群全文阅读逃婚99次:萌宝送到,请签收全文阅读偏执总裁替嫁妻全文阅读腹黑小萌妃:皇叔,吃上瘾全文阅读相思入骨情可待全文阅读想要的昨天全文阅读萌宝快递:拐个妈咪送爹地全文阅读前妻,别来无恙全文阅读娇术全文阅读鬼帝狂后之废材庶小姐全文阅读永恒武道全文阅读抗日之流氓部队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穹顶之上末世之深渊召唤师异界铁血商途重生之老子是皇帝战场合同工快穿:我只想种田超级兵王混都市我的绝美老婆朔明一剑斩破九重天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重生似水青春末世异形主宰凌天战尊大数据修仙网游之菜鸟很疯狂帝神通鉴房产大玩家军嫂重生记从1983开始我的1982重生野性时代神级美食主播奶爸的异界餐厅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狂探英雄无敌大宗师超凡黎明尚书大人易折腰大道朝天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最新章节手机版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全文阅读手机版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txt下载手机版 - 天泠的全部小说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清风文学移动版 - 清风文学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