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清风文学 >> 闺娇 >> 第37章 齐聚(双更合一)

第37章 齐聚(双更合一)

今日注定会让京城老百姓过足看热闹的瘾儿,这边名震京城的陆阎王不敌昭华郡主,在北街上,又发生极为罕见的事儿。

西秦帝国商农并举,侧重农桑,并不过分抑制商贾。

帝都又是天下一等一富贵繁华之地,帝都的北街是顶顶有名的商业街道,摊床,商户林立,在北街能买到一切想买的物品。

今儿又是每半月一次的大集,北街要比平时更热闹,人来人往,人声鼎沸。

莫盺怡在北街如鱼得水,新奇的左顾右盼,莫隽咏追在她后面,“九妹,慢点。”

莫昕岚虽在意阿九,然她脑子里不仅记着小人齐言,想着怎么报复齐言,另一方面,她无法完全释怀忘记英武不凡的成国公世子。

北街上卖的物件对阿九是稀奇的,习惯锦衣玉食的莫昕岚并没放在眼中。

人潮拥挤,莫隽咏一边顾着莫昕岚,一边看着阿九,不大一会功夫他额头大汗淋淋,解开长裘宝石扣子,照看妹妹比读书练字都累。

“三哥只照看九妹妹就好,她刚回京城,容易迷路。”

莫昕岚见到不远处的阿九举着买下的七彩风车,不由得哑然失笑,九妹妹哪还有在茶楼责难齐言的气势?根本就是个没长大的孩童,天真浪漫,好奇心重。

京城治安很好,然姜氏也不可能不安排随从就让阿九出门,嗖嗖,几名穿着青衣的小厮跟上阿九。

莫隽咏擦了擦额头的汗,幽怨道:“不知她哪来得精力,她不知累?”

相比而言,仿佛历经沧桑,稳重不被外物热闹索绕的莫昕岚更让莫隽咏放心。

阿九一会一个主意,活力充沛,让跟在她后面的人跑断肠,一惊一乍的没刻安宁。

正因如此,阿九不自觉的吸引旁人的注意力,只要她愿意,但凡她出现的地方,旁人极少能再注意到除她以外的人。

“咦。”

阿九正琢磨手上的风车,听见不远处一阵喧哗,寻了个地势高的石头,她跳了上去,占据周围最有利看热闹的地点。

北街入口处停着十几匹高头大马,遥遥看去,马背上的男子肩宽背厚,胸口肌肉紧绷,一眼便知他们身手不凡。

他们簇拥一辆装饰奢华的马车,垂下的马车穗子穿得是珍珠翡翠,不比方才昭华郡主的车架档次低。

“天,韩国夫人。”

“没错,是韩国夫人!”

围观的百姓显得很激动,热切的同身边人八卦,“那可是天下一等一的富贵人。”

阿九颦眉,姜氏并没提过韩国夫人,但能获封国夫人,又以极奢亮相的韩国夫人想来在京城很有名望,地位。

“韩国夫人的父亲曾经散尽万贯家财支持陛下……而后她又为陛下生下皇子皇女。”

正纳闷的阿九听到熟悉的声音,站在石头上居高临下的一看,“陆……陆叔叔?”

方才被神武帝令箭逼得只能下跪的陆阎王换掉一身显眼耀目的蟒袍,一件灰鼠皮长裘罩身,脸上带着在摊床上随意买的昆仑奴面具,除了那双凤眸外,旁人很难察觉冷傲的贵公子就是凶名赫赫的陆阎王。

“你还不下来?”

“站这里看得清楚点,我若下来,他们立刻把地方占了。”

阿九申辩的话还没说完,便被陆天养伸手拽下大石头,薄唇不悦的抿了抿,“一会人越来越多,你被挤下来摔到怎么办?小小年纪,哪有热闹,往哪里钻,你缺热闹看?”

“陆叔叔,放开我。三哥和二姐姐在后面呢。”

她不愿意在人群中拉拉扯扯,若不是前面的韩国夫人太显眼,她同陆天养一定会让人侧目,就算如此,身边的百姓也对他们发出善意的微笑,“大兄弟,你可得看紧你家小侄女,京城虽是太平,可这般水灵的玉人落单,难免有人铤而走险,遇到拐子可就坏了。”

旁人连连点头,教育起阿九来,“小姑娘别同你叔叔闹别扭,跟紧他。”

阿九想说不认识他……陆天养对善意提醒的百姓勾了勾嘴角,“小丫头不懂事。”

这是陆阎王该说得话?

阿九回头寻找真正的亲人,陆天养牵着她袖口,毛茸茸的滚狐狸毛边拂过手心,仿佛能挠进心底,低头看着不到自己胸口的小人儿,轻声说:“有锦衣卫跟着他们,你不是要看热闹吗?”

“三哥会着急的。”

“你倒是对莫隽咏毫无戒心。”

“这话我不爱听。”阿九不悦的噘嘴,“他是我亲哥,怎么总有人盼着我同他怒目相向?莫家家宅不宁,我爹的仕途还能顺畅?况且三哥固执些,死板些,可心底善良,没某人的鬼心思,我自会亲近三哥。”

“某人说谁?”

“谁问说谁!”

“……”

陆天养凤眼眉梢微挑,他刚被昭华郡主狠狠羞辱过一番,怎么成了有鬼心思的人?

“明明您该回锦衣卫衙门思索如何报一箭之仇,若没藏鬼心思,您会出现在北街?”

阿九清澈的眸子看得陆天养心中微乱,“看陆叔叔的安排,想来到北街是有公干的,就算您没事做,也不会仅仅为把我从大石头上拽下来,顺便同我说韩国夫人……咦,她是陛下的女人,怎么会封韩国夫人?”

陆天养早知阿九聪慧过人,万没想到她一眼就能看穿自己在北街另有安排,将她领到一旁的胭脂水粉店铺,掌柜和伙计见到陆天养后,稍楞,“您是?”

直到看到陆天养腰间的玉佩,躬身道:“见过东家。”

阿九瞪大圆圆的眼睛,水天坊是陆叔叔的产业?

在帝国没有女子不知水天坊的,这里的胭脂水粉最低廉的一款也要卖二两银子。

水天坊的分号开遍大江南北,驰名海外,是帝国标志性的商号之一。

难怪陆叔叔一直穿戴极好,除了抄家的额外收入外,还有水天坊。

“陆叔叔。”

“你年岁小,用不上水粉。”

“……我可以给我娘,给二姐姐用。”

阿九对占陆天养的便宜,没一点点愧疚感,这回换她揪住对方的衣袖了,撒娇般摇晃两下:“给个成本价如何?”

陆天养被阿九一会精明干练,一会天真浪漫弄得头疼,凤眸中多了几分隐晦,“阿九侄女……你是在让我开怀,忘记昭华郡主?”

如果不是,往日恨不得离他远远,只做萍水相逢的小阿九怎会同他说这么多话?怎么表情如此生动?

白嫩柔软的小手离他袖口远去,陆天养看清楚阿九脸上的疏离,拢住袖口的手握紧拳头,几步来到水天坊二楼的窗口,推开玻璃窗,说道:

“韩国夫人是陛下的妃妾之一,她不愿随陛下入宫,娘家又对陛下有恩,陛下便准她居住宫外,封她为国夫人,恩准她所出的皇子公主不入皇室族谱,随母姓。她善于经商,又有陛下做靠山,南阳商行是最大的皇商,富可敌国,居于宫外,方便她行事,她同许多的封疆大吏,地方官宦结下交往很深。”

阿九眸光闪过一丝嘲讽,“韩国夫人真真是特立独行,想来陛下最惦记她。”

就在此时,从马车里钻出一位小姐,红裳,青丝,娇艳绝俗,极少有人能把媚俗的红色穿得如她艳而不俗,清湄而不张狂。

阿九眯了眯眼睛,她手中持有一张弯弓,羊脂白玉般的肌肤似能折射出阳光的七彩光芒,一团光亮包裹着她,所有人都注意眼前这位英姿飒爽又有几分娇媚的美人,“她是韩国夫人的女儿?”

也是陛下的皇女么?

“你看她如何?”陆天养反问。

“容貌出众,看她手中持有的弯弓,便知她臂力不小,年岁同我相仿,不过……”

阿九比较了一下双方的身材,那位少女发育得比她早,比她更好,已经初见豆蔻少女的玲珑线条,“许是比我年长。”

“她与你同岁。”陆天养揭晓谜底,“她是莫兄的庶女——你的八姐姐莫昕卿。”

“周姨娘的女儿?”

阿九见陆天养点头,“难怪,周姨娘生得天香国色,姿色撩人,八姐姐有此好样貌,我并不觉得意外。”

站在马车上弯弓搭箭的莫昕卿眉宇间蹙着英气,锋芒银亮的弓箭对住不远处的一位明显被酒色掏空身体的公子哥儿,在公子哥脚边有卧着一吐血老者,老者身边跪着啼哭不休的清丽少女。

“原来,八姐姐是英雄救美?!”

话音未落,莫昕卿宛若黄鹂般的声音隐含一丝的正气,“止恶,便是扬善,对付色胚手下留情的话,会让更多的女子受害。”

弓弦一响,在弓箭射程范围内且被瞄准的公子哥双脚一软,狼狈的坐在地上,泪水横流,衣衫下摆印出水渍,吓得失禁,“饶命……小姐饶命。”

莫昕卿勾起嘴角,她弯弓射箭的动作帅气极了,用空弦就能让公子哥求饶,百姓大声称赞,“好样的。”

“你的血不配沾我的弓箭。”

莫昕卿利落的收回弓箭,居高临下的睥睨一笑,“下次再让我碰到,必取你的小命儿,滚吧!”

面对围观百姓时,她谦虚的一笑,坐回到马车里,无论外面人如何呼喊,她都没有再露头。

“如何?”陆天养追问阿九。

“很好。”

阿九赞道:“有勇气,有正义感,没凭着惩恶伤人性命,相同的状况下没人做得比她更好。”

“多谢陆叔叔让我看到精彩的一幕。”

说完阿九转身下楼去,听到陆天养的提醒:“对她多加小心。”

她脚步都没停顿,陆天养握紧窗棂,眸底多了一丝的隐晦不明,目光不由得追随阿九小小的身影,直到见阿九同莫隽咏回合,他正打算关上窗户,突然见阿九向水天坊方向展颜轻笑,碰——他极快的关上窗户,转身背对窗外那抹淡笑。

阿九只是他侄女而已,提醒阿九只是担心她轻视莫昕卿,同莫昕岚不同,莫昕卿……许会是阿九最大的麻烦。

“大人。”

“嗯。”

陆天养坐到椅子上,手扶下颚,“宜州的情报何时传回京城?”

一位不显眼的人低声道:“最迟三日。”

指尖轻轻的敲打脸上木质面具,半晌之后,陆天养起身悠悠一叹,“从韩国夫人开始。”

“是,大人。”

******

“你方才跑到哪去了?”

莫昕岚见到阿九悬着的心总算落了地,训道:“好几个小厮都没跟上你!”

若阿九在京城走失,回去后姜氏还不得把莫昕岚和莫隽咏生吞活剥了。

“我站在马车附近,看得很清楚,那位小姐不仅骑射不凡,心思足够细腻。”

当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莫昕卿身上,阿九的话足以取信莫昕岚,同陆叔叔相遇的事情,阿九不愿让莫昕岚知道。

二姐姐和三哥对陆叔叔的误会颇深,很难对他有好感。

锦衣卫名声本就不好,北镇抚司尤甚。

“射箭的小姐,阿九不认识?”莫隽咏俊脸挂着几许骄傲。

阿九瞄了一眼莫昕岚,没看出她有多余的神色变化,只是微微颦眉,问道:“二姐姐也认识?”

不怪她装傻,莫昕卿从头到尾就没报名号,她总不能没见过莫昕卿就叫八姐姐。

“三哥,九妹妹没见过八妹妹。”

莫昕岚温婉的一笑,主动道:“你不认识八妹妹,等见了她,九妹妹也会喜欢她的,很多人都对她另眼相看,祖母更是把她当做心肝儿。”

随后,她轻轻一叹,望着远去的马车,“我没想到她连韩国夫人都认得,还随韩国夫人一起回京。”

听莫昕岚的口气对韩国夫人很敬佩。

“三哥怎么看韩国夫人?”

“八妹不该同她一处。”

莫隽咏直言道:“韩国夫人抛头露面经商号暂且不论对错,她侍寝于陛下,却不居于后宫,诞下皇子皇女,却不让其入皇室族谱,混淆皇室血脉。她恃宠而骄,凭些许功劳无视正宫皇后,获封不伦不类的韩国夫人,着实不可取。”

“三哥!”

莫昕岚吓了一跳,拽住莫隽咏的衣袖,“你小声点,韩国夫人地位崇高,深受帝宠,万不是你能吃罪得起的。听说她背后有镇国长公主的支持,最近几年长公主极少露面,听说都是韩国夫人出面的,昭华郡主一心扑在成国公世子和成国公身上,极少过问长公主的事儿。”

“便是镇国公长公主近在咫尺,这话我也敢说。”

“……三哥。”莫昕岚对兄长的耿直冲动实在很头疼,“九妹妹不劝劝三哥?”

阿九轻笑道:“我赞同三哥,韩国夫人其实不就是相当于商贾或是勋贵子弟置办的外室么?按照西秦律法外室得不到承认,地位还赶不上侍妾。”

“九妹妹不知,她很得陛下的宠爱,陛下赞她性情高洁,以梅兰比喻她。她居于宫外,只是不愿同后妃争宠,自持自尊。”

“若有自尊,岂会做人外室,自欺欺人,哗众取宠罢了。”

阿九说得更为直白,莫隽咏抚掌大笑,俊脸胀得通红,兴奋的说道:“好,说得好。”

莫隽咏早就看不起韩国夫人,可惜在京城很多人都觉得韩国夫人是难得且独立的女子,儒学子弟不好总是非议陛下外室,莫隽咏说了几次,同旁人意见相左,便没再提起,就算他在迂腐,也晓得不能随便非议陛下的‘外室’。

今日得同阿九看法相同,莫隽咏大感快慰,越看九妹越有知己之感。

虽然他对阿九分不出是疼爱多些,还是埋怨戒心多些,然此时他只觉得阿九顺眼。

“三哥,我看上两幅画作,无奈囊中羞涩……”

“买!你看中都买下来。”

莫隽咏豪气大手一挥,陪阿九继续逛街,此后付账极是爽快,再也不嫌弃阿九买得零七八碎的‘破烂’。

莫昕岚远远的看着讨论得热火朝天,关系越发亲近的两人,说不出是羡慕,还是好笑,不知者无惧,他们不懂韩国夫人的重要。

等他们三兄妹回府后,听守门的下人说,不仅八小姐回来了,老太太也从老家赶了过来。

阿九问道:“祖母在何处?”

“老夫人虽有八小姐一路侍奉,但身上不适,又担心老爷,回府就歇下了,只留八小姐近身侍奉。”回话的李妈妈眼角眉梢透出一丝得意。

周姨娘所出的八小姐才是老夫人的眼珠子,掌上明珠,这些孙女哪个也赶不上八小姐。

“祖母居余庆堂。”莫昕岚解释道:“这是父亲一早就定下的。”

阿九把带回来的东西交给灵韵,领着灵珊随莫昕岚转去余庆堂。

“八姐姐一直跟着祖母?”

“一年中大半年八妹妹都要去老家侍奉祖母的,也算是祖母一手养大了八妹妹,情分必然更深厚些.”

莫昕岚眼底闪过几许犹豫迟疑,说多了有挑拨离间的嫌疑,“九妹妹以后常驻京城,祖母也会像疼八妹妹一样疼你。”

阿九不在意的笑笑,祖母能疼自己最好,不疼也无妨,“二姐姐不必担心,我同八姐姐会相处得很好的。”

话音刚落,阿九看到姜氏站在余庆堂回廊底下,从琉璃瓦屋顶瓜下来的小雪落在她肩头,姜氏的脸颊被冻得微红,阿九目色一变,凛冽之色让莫昕岚心底翻滚气一股的寒意。

“娘。”

阿九握住姜氏微凉的手掌,轻轻的搓了搓,“怎么不进去?”

“你祖母歇息呢。”

姜氏想挣开阿九温暖自己的手,毫无对老夫人的抱怨,也不见任何的沮丧难堪,云淡风轻的说道:“游玩得可好?”

她淡淡的目光落在莫隽咏身上,“麻烦咏哥儿了。”

莫隽咏冷着脸庞,躬身道:“并不麻烦。”

姜氏对继子的冷淡不以为意,“不觉麻烦就好,阿九有时很恼人。”

即便在回廊下,姜氏受到老太太的冷遇,可她同坐在九和居没任何的区别。

“夫人还在?”

周姨娘从一旁的小厨房端着托盘走来,讶然失色,“您怎么不进屋去?”

姜氏道:“看你的样子很惊讶?”

“妾真不知夫人还在门外。”周姨娘一脸的无辜,“太夫人想用珍珠糯米酒暖暖肠胃,煮出最适合老夫人胃口的糯米酒极耗时,妾不敢有任何的疏忽。”

“娘是不是进屋同周姨娘无关吧。”

阿九固执的拽住姜氏凉凉的手,“我怎么觉得周姨娘是余庆堂主人?娘,您是来拜见祖母的吧。”

“嗯。”姜氏点点头。

“周姨娘是想进去回禀祖母,让娘进门?”

“九小姐,妾哪敢帮太夫人做主,只是心疼夫人。”周姨娘冷静的回道:“其实夫人完全可去厢房等候,站在外面,老夫人歇息够了醒来岂不得心疼夫人?让外人知晓也并非好事。”

“周姨娘言下之意是祖母故意为难我娘?”

“这……”

周姨娘万万没想到阿九敢把这话问出来,本来对姜氏不利的局面瞬时被逆转。

无论周姨娘怎么回答,都是错!

周姨娘慎重了几分,道:“九小姐误会了,妾是为夫人着想,也怕老夫人多想,妾只盼着夫人能同太夫人和睦,万不敢无事生非。”

“真是误会才好。”阿九冷冷的说道:“就怕祖母刚回京,便有人想搅和的后宅不宁。”

“阿九,你越举了。”

“娘。”

“既是太夫人歇息,在她门外说话会打扰到太夫人清净。”

姜氏挽着阿九,“周姨娘就好生的侍奉太夫人用糯米酒,等太夫人歇息够了,我再同阿九来拜见。”

言罢,姜氏看都没再看周姨娘一眼,领着阿九从容的离去。

从头到尾,姜氏就没把周姨娘当成对手看。

这可比姜氏亲自教训还让周姨娘难堪,她很难维持着往日的平和,忍了忍还是对莫隽咏道:“九小姐是不是对我有偏见?”

莫隽咏想开口,莫昕岚抢先道:“哥哥晓得姨娘是好意,相处久了,九妹也会明白姨娘的性情。”

眼见相携而去的母女,莫昕岚暗叹,姜氏还是那个姜氏,游刃有余,对周姨娘从不曾上心。

站在门帘后的俏丽少女眯了眯眸子,转身端着笑脸,“祖母可醒了?”

*****

“娘……”

“我站在外面,不是我进不去屋子。”

姜氏揉了揉阿九额前的碎发,目光深幽,“你呀,坏了我的好事。”

“关心则乱,我就看不得娘委屈。”

“莫家谁能委屈了我?”姜氏戳了阿九的额头,“你的心还是向着你爹。”

阿九吐了吐舌头,“我也向着您,希望您和爹能好好的。”

ps一盆冷水浇头,订阅惨淡,粉红惨淡。夜继续求粉红暖暖心,顺便恳请大家支持正版,另外郑重说一声,莫昕卿是本土的,非重生非穿越哈。

喜欢闺娇请大家收藏:(www.qinfengwx.net)闺娇清风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闺娇最新章节 - 闺娇全文阅读 - 闺娇txt下载 - 夜惠美的全部小说 - 闺娇 清风文学

猜你喜欢: 妾本惊华盘秦春江花月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神厨狂后盛宠第一佞妃帝王爱之一品佞妃花颜策炮灰晋级计划书土匪攻略蕙质春兰古代地主婆王妃嫁到,王爷的代嫁萌妻凤月无边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独家宠爱:太子请登基悍妃在上识汝不识丁浮生若梦之契约王妃重生之药香[狄尉]大唐奇案录2重生庶女毒后宠妻无度之腹黑世子妃田园娇宠:神医丑媳山里汉重生空间守则回春帝后
完本推荐: 残王邪爱:医妃火辣辣全文阅读神奇的综漫旅行全文阅读帝少强势宠:夫人,求名分全文阅读天命神相全文阅读许你万丈光芒好全文阅读绝宠妖妃:邪王,太闷骚!全文阅读暴风法神全文阅读龙血武帝全文阅读超级黄金指全文阅读仙域科技霸主全文阅读继承者驾到:校草,闹够没!全文阅读乾坤剑神全文阅读超品战兵全文阅读神魔供应商全文阅读穿越晚明之不朽帝国全文阅读绝世无双:至尊小狂妻全文阅读老公大人,别宠我全文阅读修神外传全文阅读开着外挂闯三国全文阅读大唐风华路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女总裁的全能兵王没有谁,我惹不起青莲之巅帝妃临天这题超纲了都市无敌医圣快穿:我只想种田抗战之铁血山河不二之臣如果能少爱你一点灌篮高手之赤木来袭抗日之打鬼子我一枪一个他身上有条龙次元间的旅者我可以窥见未来最强神医混都市画满田园极品全能学生韩娱之透视未来英雄无敌大宗师太阳神的荣耀苍穹之上庶道为王帝国掌门人从火影开始掌控时间毁灭木叶之佩恩霸世诸天万界之归途我的光影年代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我的1982

闺娇最新章节手机版 - 闺娇全文阅读手机版 - 闺娇txt下载手机版 - 夜惠美的全部小说 - 闺娇 清风文学移动版 - 清风文学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