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树荫下,边边将澄黄透明的药膏挤在指尖, 擦在顾怀璧左脸颊上, 用柔软的指腹一点点化开,动作温柔。

见顾怀璧紧绷着脸色, 她以为很疼, 还轻轻地吹拂着他的脸。

女孩睫毛细细密密,一排宛若小刷子似的扫下来, 覆住她那玻璃球般清澈的眸子。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变得好美好美, 美得他都几乎快要认不出来了。

每次看到她, 顾怀璧的心脏都会乱跳,会慌张,也会心虚害怕...这世上,他真的怕过谁啊。

“好了,应该很快就会消肿。”边边将盖子拧好, 放进顾怀璧的上衣兜里。

这时候有同学经过, 顾怀璧立刻戴上口罩。

边边打量他还挺在乎自己的形象。

“你说你嫉妒什么呀。”她坐在他身边, 问他:“至于烧人家的书吗。”

顾怀璧戴着口罩, 有些憋闷,瓮声瓮气地说:“我他妈怎么知道。”

就是嫉妒,嫉妒得恨不能把那家伙扔进河里,或者一掌拍死他, 如果他再敢靠近边边, 顾怀璧真的会这样做。

边边拧眉想了想:“总不能...是嫉妒薛青长得比你帅吧。”

顾怀璧闻言, 怔了怔,拍了拍她的后脑勺:“陈边边你是不是瞎了。”

边边伸手捂住脑袋:“唔...开玩笑的。不是这个,那你嫉妒什么啊,薛青成绩都还没你好呢。”

“谁会在意那种事。”

顾怀璧嫉妒什么,他嫉妒薛青和她放学一起走,嫉妒薛青借她的笔记本,嫉妒他能和她当朋友,可是自己...却总是在伤害她,让她哭,让她难受。

这些话,顾怀璧没有说。

边边又问他:“那天看到你从纹身店出来,你是不是纹身了?”

顾怀璧闷闷地应了声:“嗯。”

边边立刻拍了他手臂一下:“好端端纹什么身啊,坏男孩才纹身呢!”

“老子就是这样,从来就没好过。”顾怀璧吃痛地抽回手,破罐破摔道:“你能接受,咱俩继续好,不能接受,就绝交。”

边边撇嘴说:“那你先给我看看你的纹身,吓人不。”

社会上的混混手臂上纹着可怕的图案,她看着就觉得渗人。

顾怀璧没好气地说,这特么还要经过考核验收,合格了才能当朋友是吧。

他掀开了自己的下衣角:“自己看。”

这是边边第一次看顾怀璧的身体,他腹部这板块状的巧克力腹肌,太整齐了!他是怎么练出这种体格的,这还是高中生吗!

顾怀璧见边边盯着他的腹部,皱眉,侧过身,指了指侧腰的位置:“在这里。”

边边找了半晌,终于在他侧腰的位置,找到了他的纹身。

黑色的小狗,乖乖地蹲在他的腰间,很小一只,就像橡皮章印上去似的,端端正正地坐着,仰着脖子,特别可爱。

边边惊诧地问:“你...你就在这里纹了个狗啊?”

顾怀璧纠正道:“是狼。”

“这个...明明就是狗啊。”

“是狼!”他固执地重复:“一只很凶的狼。”

边边嘴角抽了抽:“这个狗狗...哪里凶了?”

明明这么可爱!

顾怀璧放弃了,放下衣角,不想再和这个蠢货多说一句话。

随后,他又望向她,充满真诚而又小心翼翼,试探性地问:“你...喜欢狼吗?”

边边哆嗦了一下,她好怕狼的,以前她住的地方,大山里有狼,好多村民进山都被狼群攻击过。

“我一点也不喜欢狼!超级讨厌狼!我宁愿喜欢最笨的狗也不会喜欢狼,咦?顾怀璧,你...你怎么走了,你去哪儿?”

顾怀璧沉着脸,背对着她,很受伤的样子:“还是绝交吧。”

**

薛青把顾怀璧烧他笔记的事情报给了学校。

在学校的要求下,顾怀璧勉强答应跟薛青道歉。

教务主任本来没想顾怀璧会同意,结果他居然同意了,于是又进一步要求,写一封道歉信,周一的升旗仪式上,当着全校同学宣读。

一则是为了挽回薛青的面子,二则也代表对所有同学一视同仁,不偏不倚。

但是也只有薛青知道,出现这种情况,换了没背景的同学,绝对不会只是这样轻飘飘的处罚,也就是顾怀璧,连记过处分都没有,只让他道歉,象征性地罚做几天卫生,就算轻飘飘地翻篇了。

学校的屁股是早就坐歪了。

顾怀璧一开始拒绝当众道歉,但是当他收到边边早就替他写好的道歉信的时候,他就知道,周一这场“劫难”,肯定是躲不过去了。

边边对顾怀璧说:“薛青跟我一样,很早就没了妈妈,全靠家里老爸抚养他长大,他心思很敏感,自小也很自卑,你那天的做法伤了他的自尊心。”

边边这“叨叨叨”的话语顾怀璧半个字没有听进去,不过他唯一听进去一点就是,只有他道歉了,边边就会原谅他。

管他的,道歉就道歉吧,又不会少块肉,顶多...被一帮家伙嘲笑几天。

于是在周一升旗结束以后,顾怀璧拿着边边给他写的长达八百字的道歉信,上了光荣的升旗台。

他抬头,国旗迎风飘扬,似乎也在见证他的“光荣时刻”。

顾怀璧展开叠好的道歉信,念道:“我顾怀璧,今天在国旗下,郑重地向薛青同学道歉,我的狂妄自大,深深地伤害了薛青同学,在此,我郑重地向校领导、老师和同学以及薛青同学保证,绝不会再有下一次......”

台下,潘杨他们几个看着顾怀璧吃瘪的样子,笑得前合后仰。

这位搞事情都不屑于亲自动手的顾二爷,吃过这样的亏啊,丢过这样的人啊。

再看首排的薛青,他面无表情地站着,视线平视前方,没有看顾怀璧,似乎都没有听他念道歉信。

两人好像都有点...心不甘情不愿。

顾怀璧灵魂出窍地念完了道歉信,正要下台,这时教务主任走上来,让他不要忙离开,他还要搞事情。

顾怀璧不耐烦地望着他:“还想怎样。”

教务主任说:“我们把薛青同学请上来,让他和顾怀璧同学握手言和吧。”

顾怀璧:“……”

薛青:“……”

于是,同学们掌声四起,都乐于见到这种大团圆的结局。

边边小巴掌拍得那叫一个响亮,笑容满面,期待着薛青上台和顾怀璧和好。

教务主任用眼神示意薛青快上来,薛青的手攥紧了拳头,他并不想上去,而且很显然,顾怀璧也并不是真心和他道歉。

但是他知道,这个时候,自己不能任性。

他是通过成绩考入嘉德中学,学校给了他奖学金,学费全免,他不能不识好歹。

薛青拖着沉重的步伐上了台,和顾怀璧站在了一起。

两个男孩冷冷地对视着,眼神里交换着对彼此的憎恶,就在两个人握手言和的时候,薛青咬牙切齿狠声说:“怪物,别人看不到,但我能看清你的真面目,你永远没有资格站在她身边。”

顾怀璧握住薛青的手加重了力度,捏得他鬓间都渗出了汗珠。

良久,少年阴冷一笑:“至少,比你有资格。”

……

台下,边边对顾千珏说:“你看他俩还挺聊得来,说不定还能成为朋友呢。”

顾千珏望着自家老哥这眼睛里都快射刀子的目光,嘴角咧了咧:“可、可能吧。”

**

道歉事件之后,嘉德中学总算风平浪静了。

没有再听到有谁谁谁受惊吓退学住院的消息,也没再听到学校里关于顾怀璧的风言风语。

顾怀璧似乎消停了下来。

不过他的那帮兄弟...倒是经常能在操场上看到他们的身影,这帮人有了顾怀璧作为主心骨以后,在学校里越发横着走,以前学校里那些看不惯他们的本地学生,现在都不敢招惹他们。

顾怀璧的性子从始至终都没有变过,只要别来招惹他,他会安安静静呆在黑暗的屋子里,不会招惹任何人。而一旦有人越界,他也不会轻易放过他。

边边知道,顾怀璧和潘杨他们并非单纯仅仅只是混在一起瞎玩,顾怀璧已经拿他们当哥们了,就像他小时候拿她当最好的朋友一样,虽然总是嫌她笨嫌她蠢,但是对她好,也是真的好。

顾千珏倒是和边边的朋友们相处得很愉快,几人时常会放学一起去吃晚饭。

那天晚上,边边和薛青顾千珏一块儿去学校后门的小吃街吃晚饭,遇到了沈璐雪和她的男朋友。

沈璐雪和边边薛青是老乡,薛青率先扬了扬手,跟沈璐雪打招呼,但是边边没有理她。

这三年,边边和沈璐雪都没有联系过,哪怕在同一个学校。

沈璐雪自从进入嘉德中学以后,她明显感受到自己地位的一落千丈。

以前在镇上的小学,作为学校里最有钱的女孩,她每天都有漂亮衣服穿,理所当然地成为了同学们眼中的焦点,享受万众瞩目的感觉。

可是现在,一切都改变了。

私立贵族学校其实有很多攀比的不良风气。

尽管学校里老师三令五申,不许同学们进行这样的攀比划分,每个人在学校里都是平等的。但阶层差异始终存在,只要存在差异,就势必会产生歧视。

沈璐雪以前在村镇上是最有钱的女孩,可是现在来到嘉德中学,她则成了那些周围那些小姐圈的笑话,笑她土气,也笑她拼命伸长了脖子想往她们圈子里凑的难看嘴脸。

其实这些东西,只要不去在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她大可以不和这些人接触,去认识新的朋友。可偏偏沈璐雪就是不甘心,她不屑于和普通家庭的女孩交往,但那些小姐圈子又看不上她。

所以她找不到自己的位置,终究还是沦为了同学们口中的笑柄。

她比不上其他女生家境富裕,所以只能剑走偏锋,找了个家境富裕的男朋友。

她男朋友名叫钟新,是隔壁职高的混混,成绩虽然不好但家境好,长得又有点小帅,很会耍些撩妹的小手段,他一开始追求沈璐雪,沈璐雪是没有同意的,主要是觉得他是职高的学生,有些拿不出手。

但是她禁不住钟新每天又是豪车接送又是玫瑰花巧克力的甜蜜“轰/炸”,终于还是同意了交往。

薛青跟沈璐雪打招呼,沈璐雪倒也还算热情,走过去跟老同学寒暄。

“去哪儿啊?”薛青问她。

沈璐雪挽着钟新的手,笑着说:“去吃饭逛街啊,对了,你们怎么在这里吃路边摊啊,多不健康。”

边边刚咽下一块油炸土豆,闻言,放下了筷子。

沈璐雪一直都挺看不起边边和薛青他们,小学的时候她家境好,总是爱在他们面前炫耀自己的这个那个。

估计是老毛病又犯了,边边冷眼看她表演。

“走啊,我请你们去吃牛排。”沈璐雪吊着钟新的手:“亲爱的,我想请我的朋友一起吃牛排,可以吗?”

钟新的眼珠子落在了边边身上抽不回来,这么水灵清丽的小姑娘,皮肤白得跟雪似的,轻轻一掐仿佛都能掐出水来,和她一比,身边的沈璐雪简直没眼看。

“对对,一起去吃牛排吧,我请客。”

“不用了,我们也都吃饱了。”薛青婉言拒绝:“要回家写作业了。”

沈璐雪露出了天真可人的微笑:“没事啊,再吃点,亲爱的要带我去市区最高档的洛可可西餐厅,咱们好不容易撞上,我还有好多话想对你们说呢。”

这时,一直低头撸串没说话的顾千珏忽然笑了,她刻意强调了高档两个字,这让顾千珏有些忍不住想搞事情。

“什么洛可可西餐厅,听都没听过,还好意思说高档。”

沈璐雪闻言,脸色变了变,不过看着顾千珏和陈边边薛青他们混在一起,多半也是没见过世面的,轻咳一声,维持住得体的微笑:“你没有听说过,不代表就不好啊。”

沈璐雪这等捞女货色,顾千珏见多了,这些年可少不了这样的女人在他爸跟前转悠,傍了大款再跟以前的老朋友炫耀,嘴脸真是恶心至极了。

她有心要治治她,抬头笑道:“好啊,既然这么大方要请客吃饭,那就去呗,不过地方我选,没问题吧。”

沈璐雪看向钟新,钟新直勾勾地盯着边边,咽了口唾沫,连声道:“没问题没问题!一起去吃饭吧!我请客,随便吃!”

边边见顾千珏这样有兴致,也不想扫她的兴,说道:“我无所谓啊。”

薛青还要回去复习期末考,也没兴趣参与这样的活动,所以就先告辞离开了。

沈璐雪倒是好奇,边边这朋友到底要带她去什么地方吃饭,车都七拐八拐,拐进小巷子了,不会是什么苍蝇馆子吧。

打量着顾千珏,也不像有钱人,衣服裤子的牌子她也不认识,又没戴首饰,背的包...书包,手机倒是挺高级,关键碎屏了。

沈璐雪越发看不上顾千珏,觉得她应该是贪小便宜的那种人,带他们到自以为高端的店里吃饭,而实际上,也不过尔尔罢了。

果然是物以类聚,能和陈边边他们交朋友,自然不可能是什么有钱人。

终于,轿车在一家黑瓦白墙的徽派建筑边停了下来,建筑修得格外雅致,店名取得也相当有格调,叫青泥小筑。

顾千珏熟门熟路地带着几人进去,服务员见是顾千珏,礼貌地唤了声“顾小姐”。

看来她倒是经常来的熟客了。

店里客人不多,环境清幽,一应俱是原木的装修风格,是四合院的设计,正中间一片小小的四方天,围着水池,池子里养着锦鲤鱼,周围还种植着水仙花。

一进来,沈璐雪便能够从周围静寂的气氛里感受到这家店的档次,绝对比她以前吃过的各种商业中心西餐店要高出不少,她心里隐隐有些打鼓了。

几人在靠窗临水的餐桌边坐了下来,沈璐雪看到菜单,这里的消费,人均四位数偏上走的。

钟新经常带她去洛可可西餐厅吃饭,西餐厅位于商城内部,装修都很豪华,服务生也统一穿西装,消费单人500-600,于是沈璐雪本能地以为,那就是非常豪华高端的餐饮店了,却没想到这个顾千珏还能找到这样的地方,而且看得出来,她熟门熟路,应该是常客。

钟新看到菜单价位,脸色跟着就变了。但是男人总归是要面子,在座的都是女孩,他也只好打肿脸充胖子,把菜单递给她们:“你、你们来点。”

顾千珏接过了菜单,笑着说:“那我可就不客气啦,这里都是特色菜,虽然有点贵,不过没关系,反正吃饭就吃个开心咯,招牌咱们就先来四份,不够再点别的。”

钟新盯着菜单,头皮发麻,顾千珏嘴里的不太贵,她点的招牌一份就要四位数,她还连着点了四份!

“对了,咱们再开一瓶红酒吧,这边有八三年的拉菲,咱们来一瓶。”

钟新手都在抖了,八三年的拉菲,他家有一瓶九二年的拉菲,那都是老爸舍不得拿出来喝的珍藏啊!

桌下,边边拉了拉顾千珏的手,示意她,不要太夸张了。

顾千珏跟他哥一样,根本就是个小魔头,欺负人的时候,就是要给足了劲儿往死里欺负,完全没有底线。

沈璐雪看着钟新惨白的脸色,心里也很不是滋味,倒不是心疼男朋友花钱,而是觉得在边边和她朋友跟前,钟新这难看的脸色已经展露得很明显了,真的丢人。

现在她们心里指不定怎么嘲笑她呢。

沈璐雪见对面两个女孩也不说话,于是说道:“你们想吃什么,再点,不要客气。”

顾千珏盈盈一笑:“哇,这么大方啊,那我就继续点咯,我还想来份煎鹅肝。”

桌下,边边使劲儿扯顾千珏的衣袖,顾千珏看着她:“边边你也想吃啊,那就再来一份吧,对了,你们吃不吃。”

“不吃不吃,你们吃。”

钟新肉疼得抽搐了。

……

熬过了酷刑般的一顿饭,钟新这会儿连看美女的心情都没有了,全程盯着顾千珏,生怕她没吃饱还要点餐。

饭后,他去刷卡结账,结果前台店员告诉他,他卡里的余额不足。沈璐雪在边上看着,觉得好丢人,连忙问他:“怎么会余额不足呢!”

钟新又硬着头皮拿出另外几张卡,接连刷了好几次,都不行,他打电话过去问银行,银行说您的父亲给您的银联设了限额,一次不能消费超过一万块。

沈璐雪急切地说:“怎么才一万块啊,这也太少了吧!你不是说你家很有钱的吗,你爸爸怎么能这样做呢!”

“闭嘴!”钟新气急败坏地说:“还不是因为你!”

“我...我怎么知道...”

“别吵架呀。”顾千珏挑挑眉说:“是不是钱不够啊,要不刷我的卡呗。”

沈璐雪哪里丢过这样的人,眼泪都要急出来了,连忙说:“够的够的,你不是还有信用卡吗。”

钟新只好硬着头皮把信用卡拿出来刷了,幸好信用卡没有限额,侥幸逃过一劫。

不过这卡一刷,老爸那边的夺命电话就打了过来,逼问钟新为什么花了这么多钱,钟新站在巷子口跟老爸解释,沈璐雪陪在他身边,脸色酱紫。

顾千珏拉着边边跟他们告别:“先走咯,以后有机会再一起吃饭。”

沈璐雪勉强挤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好、好的。”

**

走出小巷,顾千珏笑得前合后仰:“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玩儿的家伙,她也太搞笑了吧。”

边边也浅浅地笑了,无奈地说:“沈璐雪从小就爱搁我们跟前炫耀,炫耀她的新裙子,她的新文具...我们都习惯了,没人真的和她计较。”

“到我这儿可不行,我就喜欢撕碎她们漂亮的伪装,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货色。”

边边打量着顾千珏:“你跟你哥某些地方,还真像,都是骨子里蔫儿坏的那种,总爱捉弄人。”

顾千珏伸了个长长的懒腰,冲着筒子楼上的一线天空,大喊道:“谁敢欺负陈边边,我就欺负死她!”

“喂,你疯啦!”

顾千珏笑着摸边边的脑袋:“你是第一个走到怪物身边,却没有被推开的人。”

边边怔怔地看着她,微张着嘴,不明所以。

“我会对你好。”顾千珏牵起她的手,用小拇指勾住了她的小拇指,然后和她盖章拉勾:“所以,你也永远不要背弃他。”

喜欢在偏执的他心里撒个野请大家收藏:(www.qinfengwx.net)在偏执的他心里撒个野清风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在偏执的他心里撒个野最新章节 - 在偏执的他心里撒个野全文阅读 - 在偏执的他心里撒个野txt下载 - 春风榴火的全部小说 - 在偏执的他心里撒个野 清风文学

猜你喜欢: 新婚无爱,替罪前妻八零军嫂是神医宠妻无度:老公持证上岗总裁他命不久矣六零奋斗俏军妻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霸道老公难伺候重生娱乐圈:盛宠隐婚影后黑萌影帝妙探妻重生之黑萌的养成隐婚100分:神秘老公不见面闪婚总裁很惧内惹爱成瘾穿成偏执反派心尖宠[穿书]蚀骨情深:前夫,求勿扰那些年,我们遇见的渣渣重回学生时代臭小子,我是你妈咪!北斗盛宠之名门婚约福气包带着空间重生了重生带着任意门帝国强力联姻(星际)回到八零当女兵总裁的另类小娇妻黑驴蹄子专卖店
完本推荐: 南少,你老婆又跑了全文阅读农女桃花三十里全文阅读绝宠妖妃:邪王,太闷骚!全文阅读樱桃成熟时[娱乐圈]全文阅读至尊神魔全文阅读修仙归来的神农全文阅读重生九二之商业大亨全文阅读联盟之魔王系统全文阅读头狼全文阅读神医废柴妃全文阅读我从凡间来全文阅读众神世界全文阅读都市之时间主宰全文阅读闪婚蜜爱:慕少的心尖萌妻全文阅读追美高手全文阅读穿越位面斗罗大陆全文阅读都市超级医圣全文阅读恐怖邮差全文阅读无敌天下全文阅读全能跨界王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超级狂龙万道龙皇成神风暴倚天之崆峒门徒玄浑道章强化医生天启预报欢迎回档世界游戏一念吞天数风流人物在第四天灾中幸存亘古大帝重生之战神吕布旺夫系统带我发家致富此刻,距离融合崩玉还剩72小时!超级兵王港九本色斯坦索姆神豪某本科萌新的业余国象路民国之谍影风云娱乐:开局就和丫丫结婚无限先知从特种兵开始融合万物文明之万界领主重生都市之我是仙王慢穿之璀璨人生终极小村医Re,骨傲天屠戮的我最强神医混都市道士不好惹

在偏执的他心里撒个野最新章节手机版 - 在偏执的他心里撒个野全文阅读手机版 - 在偏执的他心里撒个野txt下载手机版 - 春风榴火的全部小说 - 在偏执的他心里撒个野 清风文学移动版 - 清风文学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