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果然没一会儿便下雨了,而且是倾盆的大雨, 哗啦的雨声时不时伴随着电闪雷鸣。

陈茵茵在学校的舞蹈室练舞, 被大雨困住了,王玲匆匆拿了伞出门, 叮嘱边边看顾好弟弟陈卓。

边边走出房间, 坐到客厅的沙发上,看陈卓玩动物拼图。

拼图已经完成了大半部分, 边边望向陈卓的拼图里对着月亮嚎叫的大狗子,好奇地问他:“这是什么狗啊?好大一只。”

陈卓糯声糯气地说:“好笨呀姐姐, 这不是狗, 是狼。”

边边忽而想到少年腰间那只狗纹身。

“还真是狼啊?”

“当然了,只有狼才会对着月亮嚎叫呢。”

边边走到阳台边,看着如水帘一般倾泻而下的大雨,她给顾千珏打了一个电话。

“你哥回来了吗?”

顾千珏翘着二郎腿,躺在大床上看少女漫画:“问我哥, 你直接给我哥打电话不就得了。”

“我不是好久没和他讲话了吗。”边边讪讪地笑着:“帮帮忙, 去隔壁看看咯。”

顾千珏闷闷地说:“我才不住他隔壁呢, 顾怀璧不让我住他宅子。你的房间还保持着你走的时候的原样, 谁都不能搬进去。”

边边忽然无言以对,只觉得眼眶有些热,轻轻地“哦”了一声。

不过顾千珏没有辜负边边的嘱托,撑起一把小花伞, 冒着大雨走到了顾怀璧的小洋楼里, 推门进屋, 上楼哐哐哐敲门,扯着嗓门大喊:“哥,你回来没有哇!回来吱个声!”

房间里没人应声。

顾千珏拿起电话说:“好像没在家。”

“那可能还没有回来吧,下这么大的雨...”边边叹了声:“算了,再等等。”

“小边边,我发现你也太关心我哥了吧,下个雨你就魂不守舍的,又不是酸雨,还能把他淋坏了是怎么的?”

边边连忙道:“我才不是关心他呢!”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心底七上八下的,总感觉好像要出事。

挂掉电话之后,边边正要给顾怀璧打电话,这时,薛青的电话倒是打了进来。

“喂,薛青...”

“陈边边,你听我说,你离顾怀璧远一点。”

电话里,薛青的声音显得异常急促,带着轻微的喘息声,边边从来没有见他慌成这个样子。

“怎么了呀,你慢慢说。”

“我一开始以为,那家伙就是有病,就是心理变/态,但是我错了,那家伙...那家伙...”

薛青的话忽然顿住,他竟然忘了想要说什么,他什么都忘了!明明刚刚还在脑子里的,可是他就是不记得了!

“我想说什么?”

“你说顾怀璧。”边边声音沉了下去:“你想说他什么?”

“我...我不记得了。”薛青居然完全忘了:“我想说他不是好人?”

边边的心沉了沉:“是不是顾怀璧又找你麻烦了?”

“我...我不知道啊。”

“他伤害你了吗?”边边急促地问道:“有没有受伤?”

“不知道,没有吧。”

“你好奇怪哦。”边边说:“莫名其妙的。”

薛青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一把冷汗,可是他什么都不记得了,最后的记忆是他试图激怒顾怀璧,试图让他对自己出手,最好是狠狠揍他一顿,这样他就可以向学校告状,也向边边证明,顾怀璧是个王八蛋。

这是他原本的计划,可是后来发生了什么,他全然不记得了。

“边边,我只是担心你,我不想你再和这样的怪物接触了。”薛青心虚气短:“那家伙心理变/态,又仗着自己家里有钱,真的不是好人……”

“他不是怪物。”边边打断了薛青语无伦次的话语:“他是顾怀璧,我最好的朋友,你以后别再说这样的话,否则我们朋友也当不了。”

此言一出,薛青终于安静了。

他知道,有边边这句话,他是彻底输给了顾怀璧。

……

雨越下越大,丝毫没有停下来的趋势。边边实在不放心,给顾怀璧打了几个电话,但不出意料,他都没有接听。

边边经过几个同学,辗转找到了潘杨他们的电话打过去。

男孩们也是一头雾水,说因为下雨,大家都早早回家了,不知道顾怀璧在哪里。

边边心下疑惑更甚,又给顾千珏发了一条短信,让她留意他哥,如果回来了,记得告诉她一声。

“没问题,我就在楼里等他。”

边边回到房间继续复习期末考的功课,手边还放着顾怀璧给她的教辅资料笔记,边边随手翻了几页,看到书页边上画了只简笔的卡通小狗,还挺惟妙惟肖,安安分分地蹲在角落里。

边边嘴角抿了抿,翻了几页,又发现了一只小狗,这次小狗是趴着在书页的角落,懒洋洋地打着盹儿。

边边想到顾怀璧一再地向她强调,他的纹身不是狗,是狼。

她伸手摸到了而书页边上那只打盹的小狗,轻声问:“你到底是什么呢?”

晚上十点,大雨丝毫没有停下来的趋势,王玲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连续剧,随口说了声:“怪天气。”

夜深了,边边手机里横出顾千珏的短信消息:“我哥还没有回来,不知道又在哪里鬼混了。”

边边放下手机,一颗心悬而未决,终于,她等不下去了,得出去找找。

陈文军和王玲已经睡下了,陈茵茵也在床上打起了小呼噜,边边穿好了厚厚的羽绒服,又换上雨衣披风,拎着伞悄悄出了门。

从小,边边对顾怀璧就有一份责任心,觉得自己重生回来应该是有意义的,顾怀璧就是她的意义。后来边边来到顾怀璧的身边,杜婉柔千叮万嘱,让她一定要看顾好顾怀璧。

即便她有很多的朋友,但是对于顾怀璧而言,在无比漫长的少年时光里,他只有陈边边一个。

不管闹了什么矛盾口角,朋友就是朋友,困难时不离不弃,守望相助。

边边给顾怀璧打电话,他总是不接,后来索性直接关机了。她在大雨的街头茫然地兜了一圈,忽而抬头,望见了江边的摩天轮。

她记得顾怀璧说过,他喜欢站在高的地方,喜欢眺望远方的感觉。

边边撑着伞一路小跑,来到摩天轮之下,摩天轮周围的霓虹彩灯也因为大雨的缘故,全部关闭了。

暴雨中,摩天轮像一个置身于黑暗之中的庞然大物,安安静静地屹立在江岸边。

边边抬头望着静默的摩天轮,脖子都望酸了,她有一种直觉,顾怀璧就在最顶层的舱房里,与她遥遥对视。

冬夜的雨点哗啦啦拍打在边边的脸上,冰冷冰冷的,边边打了个喷嚏,揉揉微红的鼻子。

到底在不在上面啊。

边边心急如焚,跑到摩天轮脚下,尝试着攀爬铁栏杆,不过爬了两格,边边就放弃了,真是个笨蛋,爬这个有什么意义啊,她又不是蜘蛛侠,还能爬到最顶层吗?

边边翻出了铁栏杆,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就在她转身之际,看到对面的草丛忽然“刷刷”动了一下。

边边惊诧地喊了声:“顾怀璧,是你吗?”

没有人回应,草丛依旧在簌簌地摇动着,边边深吸一口气,朝着那边走过去。

黑暗中,隐隐睁开了一双幽蓝的眼睛,发着光,置身于黑暗中,凝视她。

那不是人类的眼睛,是兽的眼睛

那双眼睛的主人,缓缓从树丛中走出来,边边终于看清楚了,那是一只至少长达两米左右的灰狼!

灰狼抖擞着沾湿的鬃毛,鬃毛立刻变得无比蓬松,它冲她呲了牙,牙龈血红,牙齿宛若尖锐的利刃。

“我的...天呀!”

边边捂住了嘴,惊叫声就快要呼之欲出了。

她跟一只狼遥遥地对视,这里可是城市啊,城市里怎么会有狼呢!

边边环顾四周,暴雨之下,江边广场一个人都没有,别说人了,这个时候连一直虫子都没有,周遭除了哗哗大雨声,什么都没有。

她被这只巨狼吓得连连后退,连叫喊的勇气都没有了,腿肚子一阵酸软,又被地上的石子绊了一下,跌坐在地。

那只灰狼慢慢地朝她走近,最后停在她的面前,一人一狼,在这暴雨的夜里,对视着。

边边全身颤抖,眼泪从眼眶里滑落,又被雨水稀释。她已经恐惧到了极致,嘴唇都在哆嗦,拼命偏着头,紧闭着眼,不敢看它狰狞的面容。

狼低吼一声,冲她张开了血盆大口。

“啊!”

边边终于被吓得喊叫了出来:“救救救...救命!”

狼呼吸着,渐渐收敛了牙齿,黑色的鼻翼凑近她,轻轻在她身上嗅了嗅。

边边紧紧抱着膝盖,蜷缩成一团,除了害怕没有任何感觉。

当然,更不可能发现,狼的前掌系着一根筋绷的黑发圈。

终于,它碰到她了,它的鼻头轻轻地碰了碰她的耳朵,气息温热。

边边猛地一个哆嗦,带着绝望的哭腔说:“走开,你走开!求求你,快走...”

良久,周围似乎没了动静。

她缓缓抬起头来,发现狼已经不见了,四野里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

边边扶着栏杆,勉强支撑着身子站起来,朝着远处的街道狂奔而去。

……

陈文军接到派出所的电话,连夜冒雨匆匆赶到,看见边边浑身湿漉漉,坐在派出所的横椅边,瑟瑟发抖。

陈文军连忙跑过去,脱下外套,披在冻得没有知觉的女儿身上。

民警端着热水杯走出来,对陈文军说:“您的女儿深夜来报案,说在江边看到一只狼。”

“爸,我真的看到了!”边边抓着陈文军的手臂,急切地说:“它差点吃了我,我真的看见了!”

“狼?”陈文军皱起了眉头:“城里面怎么会有狼呢,边边,你是不是做噩梦了?”

“我没有做噩梦,我真的看见了!可是他们都不信我。”

民警无可奈何地说:“我们调取了那附近所有道路监控视频,没有看到什么狼。”

他望了望边边,又望了望陈文军,只能说道:“不要给孩子太大的学习压力了,说不定就是只阿拉斯加狗呢,只是太黑了没看清楚,误以为是狼...”

陈文军将边边护进怀中,温柔地拍了拍她的背,安抚着说:“边边,是不是学习太累了?”

“爸爸,你也不相信我吗,以前、以前我们在山里也见过狼的,我认得...就是狼。”

“可是边边,你这么晚跑出来干什么?”

“我出来找顾...”边边话音刚落,猛地睁大眼睛,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见女儿发呆,问陈文军向警察道了歉,然后带着边边回了家。

回家里的路上,边边一言不发地望着窗外,陈文军透过后视镜担忧地看着她:“边边,你说真的看到狼了?在哪里啊?有没有伤到你?”

边边摸了摸自己的耳朵,上面都还有狼鼻子轻轻碰过的触感呢。

“没有伤到。”

陈文军自顾自地说:“该不会是动物园里跑出来的吧?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真是很危险啊!”

“爸,可能是我看岔了,可能真的就是只哈士奇或者阿拉斯加。”

“也有可能。”陈文军已经认定了,百分之九十女儿是让大狗吓到了。

晚上回家,王玲责怪边边,这么晚了跑出去干什么,边边只推说出去买卫生巾,搪塞了过去,好在陈文军也没有再多问,让边边去洗热水澡,然后赶紧上床睡觉。

王玲不满地说,闹了这一晚上,天都快亮了,一家人都没睡好,陈文军将她推进了房间。

**

次日清早,顾千珏刚来学校,边边便拉住她的手,紧张地问:“你哥呢!”

“瞧你这紧张的样子,他没事,放心吧。”顾千珏解释道:“昨晚我睡着了,没蹲到人,不过今天一早看到他从房间里出来,没缺胳膊少腿,就是看着精神不太好,估计昨晚熬通宿玩去了。”

“你确定看到他了?”边边依旧不放心,神经兮兮地问:“两只手两条腿的顾怀璧?”

“不是两只手两条腿,难不成还成了三头六臂了?”顾千珏戳了戳边边的脑袋:“你怎么也变得奇奇怪怪的。”

边边没有隐瞒顾千珏,低声附耳道:“我昨天出去找他了,你猜我看到什么了,我看到一只...”

边边嘴巴张了张,她想说什么来着?

“我看到一只、一只...”

“你到底看到什么了!”顾千珏反而被她勾起了兴趣:“快讲快讲!”

边边也想讲啊,但是她真的不记得看见什么了,是、是什么来着?

狮子、老虎、狗熊...?

终于,在边边拖着腮帮子,困惑地思索了整整一上午之后,她放弃了:“我不记得了。”

顾千珏无奈地说:“多半你是做噩梦啦,人醒来就不会记得梦里发生的事情。”

“可能吧。”

边边决定不在纠结这个问题了,就快期末考了,她得把全部精力放在学习上。

她翻开了顾怀璧给她的教辅资料,看到左下角那只端坐的灰色简笔小狼,眉心微微蹙了起来。

喜欢在偏执的他心里撒个野请大家收藏:(www.qinfengwx.net)在偏执的他心里撒个野清风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在偏执的他心里撒个野最新章节 - 在偏执的他心里撒个野全文阅读 - 在偏执的他心里撒个野txt下载 - 春风榴火的全部小说 - 在偏执的他心里撒个野 清风文学

猜你喜欢: 北斗闪婚总裁很惧内恶魔总裁,别乱来错嫁替婚总裁跟男神离婚以后[娱乐圈]婚后强爱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他养的小可爱太甜了姜医生每天都在艰难求生福气包带着空间重生了早安,前夫大人八零军嫂是神医女帝玩转时尚圈傅少的亿万甜妻盗墓笔记—禁婆乡深情男配今天崩了吗把惊悚游戏玩成修罗场[无限]V5宠婚:鱼精萌妻,要乖乖枕上宠婚:全球缉拿小逃妻重生之黑萌的养成豪门顶级大佬非要娶我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陆总的隐婚娇妻乱情包子造人计划(网王)总裁他命不久矣
完本推荐: 头狼全文阅读天才高手在都市全文阅读永恒国度全文阅读重生之最强剑神全文阅读星武通神全文阅读天行全文阅读我的男友是地藏王全文阅读重生影后小军嫂全文阅读位面电梯全文阅读宝贝太惹火:老公,轻点宠全文阅读华娱之闪耀巨星全文阅读时崎狂三的位面之旅全文阅读最强高手在都市全文阅读傲世丹神全文阅读诡秘之主全文阅读乾坤剑神全文阅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全文阅读茅山捉鬼人全文阅读锦宅全文阅读重生之鬼王归来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斯坦索姆神豪谎言之诚夫人,全球都在等你离婚重生都市之我是仙王挣今朝三国:开局砍了玩家领主人在方寸山,开局猴子走错门从特种兵开始融合万物娱乐:开局就和丫丫结婚从清新的小女孩开始墨少,夫人成了国民媳妇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混沌天帝诀武道大帝万古第一婿一世邪神道士不好惹九转星辰诀迷踪谍影胜者为王我在异界有座城狂少归来禁区之狐欢迎回档世界游戏大唐:开局我和长乐的熊孩子炮轰长安城次元法典秘战无声超级弃婿强化医生毒后归来:殿下,娘娘又在教做人了!

在偏执的他心里撒个野最新章节手机版 - 在偏执的他心里撒个野全文阅读手机版 - 在偏执的他心里撒个野txt下载手机版 - 春风榴火的全部小说 - 在偏执的他心里撒个野 清风文学移动版 - 清风文学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