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清风文学 >> 她那么软 >> 第99章

现在这个时间段, 正逢下班高峰期, 道路上行人匆匆走过, 也有不少裹着羽绒服停下来想看热闹的。

原因无他, 就冲着这辆百万跑车和大冷天裸着一双修长大白腿的白富美, 就值得花点时间观赏了。

两个女人之间的局面越发僵持了起来, 谁也不退让一步。

姜江沅身材高挑, 一身名牌套装衬得她气质凌人,踩着尖细高跟鞋站着,双手环胸, 脸上的笑容带着嘲讽表情,像是看卖力演出的小丑般,眼神扫向地上的狼狈清瘦女人。

职场上的白衬衫黑裙, 一副清汤淡水的模样, 浑身上下都是廉价的东西,露出的两条腿倒是白, 就是细得能捏断似的, 膝盖处被擦破皮的血丝一点点的渗出。

看上去就是小伤而已, 给两千都算是她善良了。

姜江沅没让气氛僵持太久, 毕竟她也饿, 高傲着姿态开口:“道歉?你让我跟你这种穷女人道歉?你……”

她话顿几秒, 扫了一眼对方胸口衬衫上的牌子,说道:“你叫和笙是吧,做人要懂得审时度势, 你自己想想, 你的身价恐怕都没有我这辆跑车值钱,我凭什么给你道歉?”

撞了人,却还底气十足。

和笙也是活见鬼了。

她的脾气,远不及清淡的长相好说话。

和笙忍着膝盖的伤起身,手指还紧紧捏着一份文件,是她等会要去做采访准备的资料,她面色发白,看不出喜怒盯着眼前高傲的白富美。

“我身价,还没你跑车值钱是吗?”

姜江沅本来就有一米七二,又踩着高跟鞋,身材上就胜于两条细腿的和笙了,自然就能在气势上压倒对方,那眼神带着淡淡的讽嘲,不把人放在眼里。

谁知道,和笙下一秒直接动手了。

她发白的脸色完全没了表情,捏着文件夹朝姜江沅这张高傲的脸孔砸下去,下手有多重?几乎是用了她全身的力气去打的。

那一下,将姜江沅脸颊打歪,肌肤上有了两道红痕。

她抬手捂住脸,无比震惊的看着这个动手的女人:“你不要命了?”

和笙拿出最惯用的招牌官方微笑,将胸口的情绪平复在一个冷静范围内,言语犀利道:“我学你的啊,我身价没有你跑车值钱,你就能撞我不道歉,而我。”

她露出手腕的玉镯,看似很普通,却有些年头了。

也是她现在唯一的全部身家。

和笙在笑,眼里有着只有森森寒气:“这个玉镯是我祖传下来的,比你这张脸值钱,我为什么不能打你?”

姜江沅气坏了。

她还没被人打过耳光,哪怕是用文件夹,一时间恨不得撕了这个女人,冲上前,伸手紧紧抓住和笙的手腕,狠狠地瞪着,咬牙道:“你!”

姜江沅正要动手还回去,人群中姜瓷缓缓走出来,目睹了发生争执的全过程。

那视线落在女人高高举起的手上,慢悠悠的声音响起:“姜江沅,多年不见,你还真是只长岁数不长脑子。”

姜江沅猛地看过去,眼睛微缩了下。

“姜瓷!”

她叫出这两个字,都是咬牙切齿的。

是多年没见了。

即便这样,姜瓷这张辨识度极高的脸,姜江沅化成灰都死死记得,她没想到两人能狭路相逢到这份上,在听见姜瓷讽刺的话,面子上就更过不去了。

“姜江沅,这里不是京城也不是你家的地盘,当众闹事拒不认错,不怕把你家烈士的棺材盖都气翻了?”

姜瓷平日里的作风秉承着与人和善,万事留一条生路给彼此,而她今天难得脾气有棱角,红唇吐出的话足以惹得人吐血。

这一面,是旁人极少能看见的。

而姜江沅有幸每次都见到姜瓷冷漠恶毒的一面,被惯坏的性子也不饶人:“我今天倒了八辈子霉才遇见你,怎么,我教训你的人了?管什么。”

姜瓷抬眸,将目光落在和笙身上,好心提醒一句:“你在不撒手,可能又要被打了。”

和笙在隐忍,指尖发白握紧了文件夹。

姜江沅一听,把手松开,潜意识后退一步。

等她回过神来,脸色凝滞,又气自己有什么好怕的。

“你是记者和笙?”姜瓷将目光依旧放在脸色苍白的女人身上,挑明自己的身份:“我们约在了这家餐厅见面。”

早在姜江沅喊出来时,和笙就已经知道了。

她也认得姜瓷这张脸。

“抱歉,让你久等了。”

“我也刚到。”

姜瓷完全是将姜江沅忽略个彻底了,要把人带走。

见姜江沅要拦,她轻飘飘又一句话顶了回去:“前段时间你堂哥进了一趟派出所,你也想进去好能彰显出自己兄弟姐妹情意么?”

这句话,不仅是讽刺,也是踩踏姜江沅的痛脚。

不管是已经过去了二十几年了,姜江沅在姜家如愿成为了唯一的小公主,在姜瓷面前,她就是个冒牌货。

这全部的罪恶根源都来源于身份相争惹的祸。

外界很少人知道,她姜江沅原姓江字沅。

也根本不知道,她是被收养到姜家,过继到姜瓷父亲名下的。

在这懵懂无知的年纪,姜江沅却比同龄人心眼多,她心底知道自己亲生父母为国捐躯了,是姜家看她孤儿可怜,才抚养了回来。

所以,往后姜家这个没有女孩的大家庭,就成了她唯一能依附的地方。

姜江沅的身份和生活都天翻地覆的变化了,所有人对她,永远都会用一张讨好的笑脸,这样的待遇肯定不是因为她壮烈牺牲的父母亲,而是姜家给她红三代的强大军事背景做靠山。

因为是女孩的缘故,姜家只对男孩的管理非常严格,所以说她姜江沅被万千宠爱于一身也不为过了,而这种情况就维持两三年,突然间,她名义上也为国捐躯多年的父亲,那真正女儿被接回来了。

说是住一段时间,却给了姜江沅莫大的危机感。

姜瓷要回归姜家了。

那就是姜家真正根正苗红的天之骄女。

也意味着,姜家就不再只是她姜江沅一个女孩了,那些堂哥堂弟们,也不可能只宠爱她一个人了。

姜江沅从那时起,就明里暗里跟姜瓷分庭抗礼对着干。

两人才一起相处了短短数个月,就跟结下了血海深仇是般。

姜瓷本身就对姜家没好印象,还被姜江沅联合姜家几个堂哥欺负,就更不愿意在自己父亲生活过的家里住下了。

但凡暑假寒假,一概拒绝姜家来接她的安排。

姜江沅这会被她淡淡提醒,一张脸白得不得了。

好在姜瓷带着和笙离开,也没兴趣跟她像小时候那般对骂。

寒风狂吹着,姜江沅突然感觉到了迎面扑来的冷意,刺骨一般,她脸颊还疼着,掏出手机,一遍遍地拨打姜瞬言的手机号码。

是真的气的,咽不下去。

*

这边,姜瓷让和笙上车,从储蓄盒找了湿纸巾给她。

“谢谢。”

和笙坐在副驾驶座上,车内的温度和外面截然相反,流淌着股淡淡的暖意,也驱逐了她身上带来的寒意,手指用纸巾,动作轻柔将膝盖上丝丝的血渍擦去。

姜瓷看了眼,开车说:“我送你去医院拍个片。”

和笙走路一瘸一拐的,显然是不仅擦伤这么简单。

“姜小姐,我不要紧的,这点伤,影响不了我们的采访。”在和笙眼里,采访比腿重要。

要不是姜江沅撞了人,态度还要用钱来侮辱人。

她也不会把事闹大了。

姜瓷说:“采访什么时候都可以。”

和笙不仅仅是怕错过今晚,下次再约采访时间就难了,口袋里这个月的薪水,已经没有剩下多少,拿不出来去医院拍片,而且膝盖上的擦伤,回去贴几个创可贴就没事。

她手指捏着纸巾团,坦诚说道:“姜小姐,我负担不起医药费。”

姜瓷微愣,视线冲身旁的女人扫了眼。

和笙低垂着眼,脸色依旧很白:“我口袋只剩下请你吃一顿饭的钱。”

本地户口人士,年纪又看上去二十八九了,按理来说不应该穷困潦倒成这番境地。

姜瓷没有用金钱来衡量一个人价值的习惯,不然她现在就会停下车,尊重和笙自己的安排了,她开着车还是朝医院的路行驶去,语气淡淡听不出轻视情绪:“所以你手腕上祖传价值不菲的玉镯也是假的?”

和笙眼中有坦诚,也有倔强。

她是那种单薄的身躯给人一种看似弱不禁风错觉的女人,就拿男人的话来说,在床上,稍微下点力气,都怕把她这条命给折了。

可是,实则和笙骨子里透着坚强的那股劲,是会令人惊艳的。

她想给姜瓷采访的时候,有调查过这个女人的家庭背景,自然就不会为了所谓的颜面卖弄自己,在高于一等的人面前坦诚做人,才会给赢得别人好感。

和笙深知其中门路,泛白的唇角扯了扯:“是祖传没错,我姥姥当年花了一百块私房钱在街头摆地摊上买的,去世后,她只留了这个给我。”

姜瓷听了,轻笑一声。

那姜江沅那张脸被打,且不是白挨了。

去医院也就二十来分钟路程,姜瓷即便跟和笙才刚认识,也把人稳稳的送到了医务室去,还去前台给她交了一笔费用。

和笙见状,立马趁机要微信联系方式:“姜小姐,这笔钱我发薪水了,马上还你。”

几百块钱,姜瓷倒是不在意。

不过她看出了和笙想结交的心思,便也没有拒绝。

不是一个阶层的人,不代表混到一个圈内。

就冲着和笙穷到口袋余钱不多被豪车撞伤后,要道歉,也不要钱的行为。这个人的品德上,就坏不到哪里去。

姜瓷也是心软,看她似乎真的很缺钱,也没让她回头跟杂志交不了差。

“你想采访的内容发一份文件到我邮箱里,等你腿伤好了,我亲自到你们杂志社去一趟。”

和笙求之不得这次难得的机会,她隐约猜到姜瓷和那位开跑车的白富美有过节,那时才会惹麻烦站出来帮她,但是,来医院这一路姜瓷做的事,已经是出乎意料了。

不帮忙也是本分,帮了就是人情在这了。

和笙拍完片又拿了药,继续一瘸一拐走出来。

她膝盖处有擦伤,小腿被车撞的肌肉软组织挫伤,微微有些肿,走起路来有些慢。

姜瓷准备把她送回家,两人朝走道电梯走去时,迎面,正好有个带着帽子和黑色眼镜,将俏丽的脸蛋挡住一大半的女人低头,快步走出来。

就在擦肩而过时,姜瓷眯起了眼眸打量几秒,冲着对方背影喊了句:“唐含含。”

这一喊,把人都吓愣在原地了。

姜瓷见状,就更认出是谁,声音温柔且严厉:“你来医院做什么?”

唐含含很慢一点点转过身,眼睛眨巴着,被这样撞见很是尴尬:“大嫂……”

她惨兮兮似的叫姜瓷,意图想蒙骗过关。

姜瓷不吃她这套,启唇说:“你刚才是从妇产科出来?”

“大嫂!”

唐含含听到这,都要炸毛:“我,我就是来看看。”

姜瓷皱起眉心,看着眼前装无辜的小姑娘就头疼。

五六分钟后。

唐含含被赶着鸭子上架一般,垂头丧气跟在姜瓷身后离开医院,她坐在车内,双腿并拢,看起来乖巧又懂事,将野性都收敛的干干净净。

姜瓷开车走,气氛很安静。

唐含含悄悄抬头,也看了看旁边的和笙,打招呼道:“你好,我叫唐含含……你是我大搜的朋友吗?”

和笙脸上凝滞着微笑,语气平静:“我叫和笙,是采访姜小姐的记者。”

唐含含猝不及防听见这名字,感觉有点耳熟。

不过又一听她是记者,估计是哪家媒体的,说不定听过。

唐含含没完深处想,问她:“小姐姐,你腿怎么啦?”

和笙看着她一双干净清澈的眼眸,静了几秒,视线淡淡落在自己裙子上,才将被撞车的事简单陈述一遍,包括姜瓷带她来医院看伤。

唐含含听了后,夸赞道:“打得好,她是不是欺负你没车?下次我借你一辆,开车撞回去。”

小姑娘热于助人的心肠不是在炫耀,从小什么都不缺被富养长大的女孩,心底是阳光的,没有半点阴霾,而且行事上可以很肆意,也不会畏手畏脚的。

和笙才见一面她,半个小时不到。

就突然意识到……

为什么他,喜欢唐含含了。

喜欢她那么软请大家收藏:(www.qinfengwx.net)她那么软清风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她那么软最新章节 - 她那么软全文阅读 - 她那么软txt下载 - 今婳的全部小说 - 她那么软 清风文学

猜你喜欢: 错把真爱当游戏秦少的契约小娇妻一夜危情:豪门天价前妻秦非得已林彦俊:一朝一夕永相伴瑞玉安年许你万丈光芒好七零甜妻撩夫记八零小军妻余生漫漫皆为你想要的昨天你和我的倾城时光南少,你老婆又跑了神秘老公有点坏惹上妖孽冷殿下一不小心嫁了总裁萌妻甜似火:顾少,放肆宠!影后来袭:陆少宠妻无度重生1988:城少的心尖宠名门挚爱:帝少的千亿宠儿总裁特宠:国民女神太高冷重生九零神医福妻冷情总裁强占我首席老公霸道宠:宝贝,继续旧爱晚成,宝贝别闹了!重生女王狠大牌:大魔头,乖
完本推荐: 夜半鬼入梦全文阅读神秘恋人:总裁晚上见全文阅读穿越斗破之称霸天下全文阅读在下慎二,有何贵干全文阅读守尸人全文阅读异能特工:军火皇后全文阅读最强兵王全文阅读追美高手全文阅读不死人皇全文阅读妙舞:一路相随,不问结局(琴哀GS)全文阅读抗战之第十班全文阅读绝世邪尊全文阅读惹上妖孽冷殿下全文阅读修神外传全文阅读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全文阅读萌宝快递:拐个妈咪送爹地全文阅读厉鬼看到我都哭全文阅读重生之娱乐宗师全文阅读杀神永生全文阅读念春归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百炼飞升录狩猎好莱坞斗罗同人之三色琉璃我的超级庄园伏天氏天网建筑师枫桥惊世录战神升级系统来自地狱的男人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逆剑狂神穿越从龙珠开始长生十万年仙师无敌神级全能高手重生八零:弃妇带娃撩军夫韩四当官茅山遗孤女总裁的贴身兵王齐欢华山神门战场合同工情深意动:席先生别来无恙科技时代:最强学习系统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御用兵王天下第九逆天战神金粉猛卒

她那么软最新章节手机版 - 她那么软全文阅读手机版 - 她那么软txt下载手机版 - 今婳的全部小说 - 她那么软 清风文学移动版 - 清风文学手机站